邂逅小说网提供闇影玫瑰最快更新无删节阅读
邂逅小说网
邂逅小说网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门烺荡 邪卻之皇 无限后宮 天地之间 情栬搜神 琳海雪源 滛龙出穴 禁忌之血 遗愿清单 不纶亲情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邂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闇影玫瑰  作者:凯晞 书号:26936  时间:2017/6/28  字数:8253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老板,你们跑哪儿去啦?我差点因为找不到你们而得提头去见老太爷;这会儿他正在某处大发雷霆呢!”莫文飞看起来如释重负。“尤其是刚刚石湛天不知何故,带着妹妹先行告退,老爷子以为你把人家冷落在这里所以得罪了他。”

  蓝靖张嘴想说什么,马上又被打断。

  “蓝靖。一位年约五句的中年男子唤住了今晚的寿星。

  “王世伯。”蓝靖颔首为礼。王敬尧的企业与蓝氏集团曾经是商场上合作无间的伙伴,两家的情也非比寻常;只是最近几年蓝靖接捧之后两人的经营理念有差别,于是双方渐行渐远。相较于蓝氏集团益庞大多元化,更显得王家企业体的渐委靡。

  “来,我为你介绍一位远来的稀客。”王敬尧热络地拉住他,冰焰只得被迫跟着停步。

  “这位是来自美国的企业家路易·文奎司先生,他这次访台的主要目的是在寻求台湾亚太地区的合作公司”

  王敬尧身后一位四十多岁、灰发灰眸的男人含笑现身,十足的欧洲仕绅模样。

  “久闻大名,蓝先生]他率先伸出修长的手,优雅的英语有着极为明显的法国腔。

  “你好。”蓝靖有礼地回握。

  路易·艾奎司的灰色眸子落在冰焰身上。“这位是?”他有礼地偏头询问,锐眼注意到了蓝靖紧握住冰焰的手和两人之间的亲密。

  “这位是解冰焰小姐。”蓝靖并不想费事对一位外人多加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陌生人显然会意。他有礼地执起冰焰的手印下绋士的一吻。

  “你好,解小姐,东方女人都像你这般美丽吗?”

  路易·文奎司的态度温文有礼,连殷勤也恰到好处,第一印象颇得人的好感,但在他的吻落在冰焰的手背时,她的内心却也泛起一阵疙瘩,对这个颇有魅力的中年男子有一种莫名的排斥。

  多年的情报工作和刀口边缘的生活已经养成了她对人的直觉,而这种直觉也救了她许多次,如今她的直觉正提醒她提高警觉。

  “艾奎司先生,你太过奖了。”她想伸回手,却发现对方犹眷恋着不放。

  “请叫我路易。”他将冰焰的手执握在口。“我无法忍受美丽女郎对我的生疏冷淡,那会让我心碎。”他做了一个痛苦的表情,逗笑了周围的人。

  “路易。”冰焰点点头,表面上顺从,暗中却加劲用力回手。

  灰眸半眯了一下,路易·艾奎司瞬间恢复原来的人风采。

  “啊,解小姐真是光华出众、不同凡响。”

  “不敢当。”客套话再继续说下去,她可能就要吐了。

  她偏过头注意到紧紧攀附在路易·艾奎司身旁的女伴。呵!

  还真是有缘。蓝靖显然也注意到了。

  “你好,爱咪。”蓝靖点头为礼,生疏有礼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他与爱咪之间曾经有过关系。

  残忍的男人!他总是以同样的冷漠应付过去的情人吗?冰照发现自己的心渐渐泛起了一阵寒霜。

  尽管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臂,爱咪的心显然还在蓝靖身上。

  “靖…”

  路易·艾奎司的眼神在三个人之间梭巡,状似漫不经心。

  “看来你们认识我的女伴。”

  出乎意料之外,开口的是冰焰。“爱咪小姐与蓝靖的…情颇深;至于我只有一面之缘]三个人同时想起那一面之缘是如何的尴尬情景。

  “喔。”路易·文奎司偏头打量三人间的僵凝气氛。

  谁都知道冰焰所指的“情”为何。社界超过半数的人对于蓝靖的赫赫花名和他的过往情史都能如数家珍。

  王敬尧适时开口打破了僵局。[言归正传,总之这次文奎司先生是抱着十分积极的心态访台寻求合作机会,据我了解蓝氏集团会是很好的合作对象。”他热络地为两人拉拢。

  “是吗?”蓝靖强迫自己将心思放在公事上,他知道冰焰觉得受了伤害,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一筹莫展,只有等到私下再安抚。“不知道文奎司先生的公司是从事哪方面?我们蓝氏又能提供怎样的条件相互合作?”

  “蓝先生果然直来直往。”要谈合作先拍点马总是有益无害。路易·文奎司优雅地笑说:“我们家族从我祖父开始本来是在欧洲以石化工业起家,经过多年的努力算是薄有虚名。但是到我这一代,我深信未来的发展终究离不了高科技产业,所以移民到美国之后,我便将家族企业转向电信卫星通讯方面发展,到现在也有将近十年的历史了。

  电信卫星的坏处之一就是电波负载了太多关从全人类安全的机密,如果中途被居心不良的人拦截走,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有关它的防解码系统也就十分重要。”他稍稍一顿,似乎很满意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目前我得到的一手消息是,蓝氏集团已经设计了一套足以防卫目前全世界近半数电信卫星的防解码系统,我希望能够拥有这套防解码系统的美国总代理权,而且是不计任何代价。”

  一群人鸦雀无声地等着蓝清的反应。

  好一会儿,蓝靖只是沉默。半晌后,他才开口:“很抱歉,文奎司先生,不论是谁告诉你这个错误的讯息,他显然是搞错了,因为蓝氏并没有发展所谓的卫星防解码系统,这次合作的可能算是泡汤了。”

  “喔?”路易·艾奎司雇角微扬,灰眸中的算计一闪而逝,他耸耸肩。“那真是可惜,这可是一笔十分划算的合作,你恐怕不知道我所能提供的利益有多大。”

  “只可惜我们没有你要的东西。”蓝靖轻描淡写地说。

  “是吗?”路易·文奎司还是不死心。“我不会放弃的。”

  “这是什么?”冰焰将报纸用力地抛在蓝靖的办公桌上。原本埋首在卷宗之中的蓝靖暗暗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会来。

  他抬起头不甚感兴趣地瞄了报纸一眼。莫文飞这家伙的效率未免太快了些吧?不过是昨天的新闻,今天就见报了。

  那是昨晚在蓝氏大宅生日宴会中发生的事,照片中的他与冰焰面对面亲密地凝视着彼此。

  “拍得不错,这位摄影师把你最美的一面都拍出来了。”蓝靖搔了瑶下巴,算是对今天的头版照片做了个简评。

  “别再跟我打哈哈,你明知道我不是问这个!”美丽的双眼满是风暴。“看看这标题,知名企业家蓝靖告别单身宣言,神秘女郎赢得郎心,共给鸳盟佳期可待。这是什么跟什么?”

  “那些记者最喜欢捕风捉影,通常只会喧闹一阵子,过些时候自然就风平静了。”

  除非我再给他们一些更大的新闻。他在心里补充。

  “无风不起。问题是谁敢如此胆大妄为、信口雌黄?”冰焰简直气极了,一向居于幕后的平静生活,竟然被一帮狗仔队搅了。

  蓝靖瘫靠在皮椅中,双手叠在脑后,优闲地跷起腿。“你知道记者总喜欢捕风捉影,一有蛛丝马迹就非得加油添醋、大肆渲染一番不可,愈是耸动他们愈是喜欢。”

  冰焰忽然眯起眼。“你的态度很奇怪。”

  蓝靖不动声。“有吗?”

  “太过平静,太过事不关已。就我所知,你一向对新闻界无所不用其极的*扒粪*作风非常反感,甚至还因此和几个媒体恶,这完全不像你会有的态度。”她继续审视着他。

  蓝靖不动如山。“或许是因为我已经看开了,知道要平静谣言的唯一方式就是不去理它,任其随时间消散。”

  万一被她知道自己就是背后黑手,他一定会死得很难看,非得转移她的注意力不可。

  “过来。”他对她轻佻地勾勾手。

  “干嘛?”冰焰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显然还在为报纸上的新闻心烦意

  “记得你还欠我的吻吗?今天是兑现的日子。”

  这招果然有效!只见冰焰瞠目以对。“我何时又欠下赌债了?”她双手擦

  “别想赖帐喔,你根本就还没还清。”他半垂下眼睑,懒洋洋地玩修长的手措。

  “胡说八道!”

  蓝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欺近她。“早知道你会耍赖。好吧,既然债务人不肯清偿,那债权人只有强制执行罗。”他抱着她,恶的脸直直贴近她。

  “等等!”她以双手抵住他的膛。“你说我欠你吻,那昨晚在车上你趁人之危偷吻了我算什么?前一天早上你吻遍了我全身把我叫醒又算什么?

  在更早之前…”看见蓝靖诡异的笑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她飞快地捂住嘴,一抹霞晕飘上了双颊。

  “嘿,没想到你的记忆力这么好,可见我的吻功一才能让你印象深刻。”简宜像只骄傲的公,志得意满。

  “你…下!”她啐骂,眉睫间有掩不住的风情。

  “亲爱的,你总算了解我了。”蓝靖低下头。

  还未得逞就被某人的咳嗽声打断。

  “莫文飞,滚出去!”蓝靖全心盯着冰焰的红,心不在焉地低吼。门口传来一阵轻笑。“抱歉让你失望,我不是莫文飞。”

  低沉的男中音让两个陷入情中的人忽然清醒。

  “夜魅!”冰焰不可思议地开心大叫,挣开蓝靖的怀抱冲向门口。“你怎么来了?”

  “对呀!称职一点好吗?所谓的*夜魅不就该像歌剧中那个丑陋的怪物一样活在黑暗中嘛,怎么可以在大白天出现吓人?”蓝靖酸涩地道,对于冰焰前一刻还瘫在他怀中,下一刻就倒戈拥抱其他男人的行为颇不是滋味。尤其这个男人还是个大帅哥。

  “听起来你很不我喔?”夜魅修罗可不是省油的灯。

  “你倒有自知之明。”蓝靖的口气不善。

  “别理他,此人心狭窄。”冰焰给了蓝靖一记凶光。

  抱得够久了吧?蓝靖不怎么温柔地把冰焰从夜魅的倭抱中拉出拖向自己。最近他似乎常常干这种事。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冰焰不耐;夜魅却了然于心。

  “我怕冷。”蓝靖随口找了个理由搪。此举又惹来冰焰的另一记白眼;而夜魅则是闷笑不已。

  “难不成你把我当成抱枕?”天呀!这个男人未兔太奇怪了吧?

  “没错。我敢打赌,这个男人会认,以后如果没有舒服的*抱枕*在怀,他恐怕会孤枕难眠。”夜魅话。

  这下子两个人都听懂他的双关语,也都脸红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究竟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再不赶紧提正经事,难保夜魅不会又语出惊人。

  “没事,不过是看见报上的新闻,前来祝贺顺道送个澧。”

  冰焰呻。“别连你也认真了。”

  两个男人换了一个别具深意的眼光。

  夜魅捧起她的脸。“不管真或假,你不会以为我这个做哥哥的会对你的婚约消息视若无睹吧?”他对冰焰的疼惜之情溢于言表。

  蓝靖对这个俊美男子所怀的敌意在瞬间灰飞湮灭。可以想像在冰焰黯然无光的过去,这个男人给了她多么强大的支持。为此,他会永远感谢夜魅。

  但一瞬间这个男人又从天使变成了恶魔。

  “不管消息是宴是假,我一定要送你们一个特别的擅物。”

  他给了蓝靖一个头皮发麻的笑容。

  “不不不!你就别客气了]第六感告诉蓝靖大祸即将临头。

  “我坚持。”夜魅低低吹了声口哨,一道黑旋风冲进来。

  完了!蓝靖心想。

  “小痹!”冰焰喜不自胜地大叫,蹲下身抱紧黑豹。黑豹则是一副顾盼生风、牌睨群雄的高做模样。

  蓝清瞪着黑豹,哼!自命不凡、自以为是的守护者。

  他在心里苦笑,如今又多了一个超级大电灯泡,看来他与冰焰的未来还真多事。

  蓝氏集团半年一度的董事会在今天召开,一大早公司就陷人了紧张的气氛。这些董事们的平均IQ是1七五,而且个个都是工作狂,或许蓝氏的倍数成长他们功不可没。

  但说实话,莫文飞私下认为这些董事们的EQ恐怕和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青少年差不了多少,除了担任此次主席的蓝靖和远从日本飞回来的石湛天。

  董事们的社能力很差,自信到近乎自负,身怀专业技术且不屑于和非专业的人浪费时间,一心一意要求别人达到他们的高标准,如果没有两把刷子还真难制伏这些家伙。

  因此每次开完年度董事会,莫文飞都觉得自己死了一次似的。

  会议室里一片级伐争讨声,蓝靖坐镇在暴风圈中,任谁也看不出他的一心二用。

  他从容不迫地用一连串的报表和数据做成的事实证明今年度的成功,但绝大部分的心思还是放在那个红影身上。

  冰焰稍早接获了一通电话,之后便消失无综。可恶!连一声报备也没有,她究竟跑哪儿去了…

  一大早冰焰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一个她作梦也想不到的人。

  “解冰焰。”知道她这个手机号码的人寥寥无几。“是我,杰克·纳逊,还记得我吗?”

  彼端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冰焰脑筋转了一转,是数月前曾经过招的偷儿。“我已经掌握了杀害蓝靖的组织以及首脑的相关资料,可否出来一晤。”“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组织的力量非我一人所能抗衡,必须藉助你以及擎天门。”“原来如此。”

  她顿了顿。“为何不主动出来相见?”“我受伤了。”前一个她留下的记号可能还未痊愈,马上又见血光,这个男人不是最近运气特别背,就是美国中情局看走眼,养了个办事不力的白痴。

  杰克苦笑。“恐怕是我之前的探底打草惊蛇,对方已经盯上了我。”

  “你在哪里?”迅速评估了一下,冰焰问道。

  山坡上的颓废古厝,在薄暮掩映中隐隐含着某种不祥的诡谲气氛。

  冰焰想起稍早因为顾及小痹的身体,而喝斥它不准跟来,惹得小痹一脸受伤表情的画面,忽地兴起一阵侮意。

  她的颈背寒直竖,不是好征兆。

  她先花了数分钟谨慎仔细地梭巡屋外各处,确定没有异状。

  无声无息地推开古厝大门,听到厅内的一隅传来古怪声,她马上握紧手,谨慎地靠近。

  杰克·纳逊浑身挂彩地半躺在脏的角落,口里咬着纱布,仅凭一手慌乱包扎着左上臂的伤处。

  她停步在三公尺外不带情绪地打量着杰克脸上以及身上的伤口,最后把现线转向他的手臂,是伤,看样子子弹并没有嵌入骨,也没有伤及主要动脉,死不了的。

  “显然幸运之神眷顾你的。”她犹是一贯的冷淡。

  “看来是如此。”杰克打起精神。

  “说吧!”

  “什么?”他显然还没进入状况。

  “你之前在电话中提到的组织。”她略微不耐的提示。

  杰克开始相信这个女人的血动的是冰块。

  一如果你能准许我先料理自己的伤,我会很感激的。”他从齿中迸出话来。

  他的咬牙切齿换来冰焰淡淡地一瞥。

  “如果你需要我提供协助不妨直说。”她环臂睨视他。

  “如果不麻烦的话。”他含糊低声带过。

  啧!男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

  顺手将送回际,冰焰趋前三两下俐落为他包扎好。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为他包扎伤口,真不知该算是他的荣幸或是倒楣。

  “谢谢。”杰克伸出右手,状似要握手言谢。

  她反地伸手,思绪却在电光石火问清明。

  不对!这男人手臂上的伤口不似一般遭人狙击的模样,分明是近距离自残所为。

  她刚想清楚,左手便迅速掏向际,终究晚了一步。

  杰克的右手迅速握住了她的手,一记强效麻醉针由戒指上的探针出。

  冰焰只感觉手掌心有如针刺的微痛,下一刻她已坠入黑暗的深渊…

  “醒啦?”

  冰焰张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便是路易·艾奎司的脸,只不过英俊的脸不复当初风度翩翩的绅士形象,贪婪狰狞的本在眼中尽无疑。

  站在他身后的是杰克·纳逊。

  “原来我被骗了,你根本不是美国中情局的干员]冰焰冷冷地直视他,被俘的过程在脑海里重复,懊恼的情绪大于畏惧。

  “错!”回答她的是路易·文奎司。“杰克确实是中情局的人,只不过是我派进去的眼线。”

  被绳索捆绑住双手双脚的冰焰面无表情,半掩的睫遮住了她心思,她不动声的评估着周遭环境。

  屋内全是金属构造的机器,她的前方是一个超大型的电脑萤幕,主机板上有许多按钮和亮着的红灯。

  “来到我的王国,美丽的冰焰小姐,你现在看到的正是未来帝国的总指挥中心。”路易·艾奎司蒲洒地一挥手。

  “帝国?好古老的名词,似乎早被世界淘汰了。”她冷嗤。际的已经被卸下,软靴里夹藏的小刀也不见了,看得出有人仔细搜过她的身子。

  路易·文奎司居高临下地俯视冰焰,眼神恶。“看得出是个很有胆量的女人。”

  他狡猾一笑。“不过你错了,那些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忘了武力的重要,谁拥有了最厉害的武器,谁就能掌握全世界。”

  “原来你在作帝王梦?哼!别痴心妄想了!”她的话换来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巴掌,她尝到了血的滋味。

  “痴心妄想?”他冷哼一声。“看着吧,现在拥有了你,我就等于握住了一张最有利的王牌。”

  冰焰轻蔑地抬眼凝视。“我跟你的秋大梦又有何关?”

  “大有关联了。有了你,我就不信蓝靖不会乖乖出核武分布图和解码程式。”

  “我?别傻了,我不过是区区一个保镖,凭为什么有令他听命于你?”

  “保镖?我听到的可不止是这样。谁不知道蓝靖那家伙对你着了魔。”路易。艾奎司带著有眼光缓缓扫过冰焰的全身。[看得出来他为何会这样恋你。”

  冰焰故不在乎的耸耸肩。[那不过是男人的占有作祟了吧,谁不知道蓝靖换女人的速度比换衬衫还快。你若以为我对他的意义远胜过其他女人,那就真的可笑极了。”

  她的眼神锐利地蓾到了屋内的第三个人影。[关于这一点,我相信爱咪小姐最清楚不过。”

  爱咪浑身一僵,而路易。艾奎司则是谜紧眼。

  “不错。”他像个傲慢的帝王般招手爱咪靠近,爱咪屈从和恐怖的表情明白表示她很怕个男人。就我个人而言,只要关了灯,女人没两样。只要她有美丽的身体。”他的手残酷地捏了一下爱咪的双

  懊死的混蛋。虽然那目光如豆的狭小心眼里,深柢固的观念就认为女人不过是男人的耐玩物和附属品。冰焰在心中冷哼一声。

  路易。艾奎司偏过头直瞧着冰焰的部,出涎的神情。

  [我很好奇蓝靖为何会如此着于你,你真有那么行吗?”他刻意怒她。

  冰焰选择缄默,在双手被捆绑时,她更是要冷静以求困。

  这时候其中一台电脑忽然嗡嗡作响。

  “啊,我们和蓝靖连上线了。”路易·文奎司不疾不徐地说。

  “甜心,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你究竟有多少价值”  wWW.xIeHouXs.coM 
上一章   闇影玫瑰   下一章 ( → )
闇影玫瑰免费章节来自互联网,邂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凯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凯晞并阅读闇影玫瑰最新章节,读闇影玫瑰最新章节就到邂逅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闇影玫瑰的最新章节,努力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