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小说网提供中间人最快更新无删节阅读
邂逅小说网
邂逅小说网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门烺荡 邪卻之皇 无限后宮 天地之间 情栬搜神 琳海雪源 滛龙出穴 禁忌之血 遗愿清单 不纶亲情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邂逅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中间人  作者:江南 书号:2154  时间:2016/10/5  字数:5907 
上一章   ‮凋花 章三第‬    下一章 ( → )
丝竹歌舞,窖藏多年的好酒,乖巧娇媚的梳香苑姑娘…舒十七摇摇晃晃在群芳之间,一双眼睛蒙得看不清楚。“十七,那叶姑娘还是旧习难改么?”同席的苏无骄却还清醒。“唉,”舒十七挥挥手道“哪里改得了?还当计明康是块宝呢。”

  舒十七身边是梳香苑最红的姑娘荔香。此时她一面把酒杯凑到舒十七的嘴角边,一面把他抱在怀里,有心无心用丰脯蹭他的脸。她一身粉红色的轻纱透得能看见里面的小衣和粉臂,好不容易穿出来,就是为了留下开封有名的舒公子。暗地里谁都知道舒公子是开封黑道上有名的人物,靠上了他,青楼女子怕是不会吃亏了。

  苏无骄叹息道:“早就劝你,当断则断。”“不想愧对神明啊。”舒十七大笑着敷衍。“莫谈扫兴的事情。”陈方鹤举酒道。他是今的东道,半个月前,章台御史在自家的宅院里被刺,五百两黄金就有一半到了他手里,他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财神爷。“有理,喝个痛快!”舒十七也举起酒盏。

  苏无骄微微有些不悦,舒十七的举动失于检点了。虽然他是黑道上有名的中间人,即使醉酒也不会把道上的秘密说出去,可是苏无骄还是觉得轻易喝醉是大忌。

  荔香斟上温热的竹叶青,风情万种地送到舒十七边,她身上一股香气直让人昏昏睡。舒十七接下了酒盏,大笑道:“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他用小晏的词句挑逗荔香。荔香虽是久经风月的人,却还是羞红了脸。当熊灿花银子请歌女,却请舒十七坐镇,看中的就是他的风,如今他一首花间小词,就让梳香苑的红姑娘有些不能自已了。

  楼下一个小戏台上,正唱着《白蛇传》一幕。梳香苑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不但有美女如玉,而且有各小戏,都用的是少女。寻常班子里,不但许仙是男子,白蛇和小青也是男旦扮的。可是梳香苑里,不但白蛇小青是绝,连许仙也是少有的佳人。

  此时一曲《白蛇传》已经到了《断桥》一折。扮演白蛇的姑娘一边秋波淌,一边凄婉地唱道:“想当与许郎雨中相遇,也曾路过此桥。如今桥未断,素贞我却已柔肠寸断…”这一折是白蛇困以后回到断桥,回想当年大雨中赠给许仙四十八骨紫竹伞定下了情缘。那扮演白蛇的姑娘也是为了逗起客人的兴趣,唱得分外凄惨,在戏台上一个旋转,轻薄的白衣下出粉的肌肤。此举倒是赢得了一片欢呼。苏无骄微微摇头:“声犬马。”陈方鹤为人阴沉,只低声道:“一帮庸人。”舒十七笑道:“许仙那种小白脸,就该杀了才是!”苏无骄悚然动容,却听见舒十七继续说道“可惜我们一介书生,也是没有办法的。”

  苏无骄满意地捋了捋胡子:“究竟是黑道上的大才,酒醉的时候说话都滴水不漏。”

  荔香看舒十七笑得开心,想必这儒雅的客人有些动兴了,急忙把他搂在怀里,一面摸着他的脸庞低声撒娇,一面把脯贴近他蹭来蹭去,软玉温香,柔情无边。舒十七只见眼前一张娇滴滴的脸蛋,不由一把搂住了荔香。荔香只假意挣扎了几下,就此倒在了他怀里。“老鸨,”陈方鹤见势道“这位荔香姑娘,今晚我们包下了。”

  此时舒十七抱着荔香温软的身子,眼前却是荔香背后的窗户,窗下就是开封城有名的朱雀大道。静悄悄的大道上,似乎正有两个人搀扶着走过。舒十七使劲眼睛,再想看清那白衣的女子和白衣的书生时,眼前已经是空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一时的幻觉还是真的看见了什么。“见鬼。”舒十七低声道。

  “公子说什么?”荔香看舒十七竟然没有动情,急忙全身凑上去,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你们看,他俩儿像不像在演《白蛇传》?”舒十七笑问道。陈方鹤和苏无骄都是茫然不知其所云。

  “猛回头避雨处风景依然…”台上的白蛇一句低唱。

  舒十七躺在荔香的怀里睡着了。

  早晨醒来时,外面是淅沥沥的雨声。仔细看去,眼前是一抹粉的轻纱,而面颊边一片温软。舒十七此时才发现他就躺在荔香的怀里睡了一夜。“舒公子,”荔香见他醒来,急忙娇媚地笑着“苏老和陈大官人半个时辰前就回去了。奴家服侍公子睡觉,还坐在这里不敢动呢。”“喔,”舒十七起身,看着周身的衣衫还是整齐的,于是微微点头。他虽然不怕醉后和荔香有什么苟且,可是以他的习惯,素来不喜欢和任何人有瓜葛。“舒公子好生的无情!”荔香作出羞答答的样子垂下头去。“未必无情,未必无情,以后有的是机会。”舒十七大笑着下楼去了。

  旁边的奴很有眼色,急忙给舒十七递上一柄紫竹伞,却是昨天晚上许仙手里的家伙。舒十七笑道:“且等等白蛇,看她来不来。”

  雨丝中的开封城一片朦胧,千万条水线连着天地,雨柔和得像一个乖乖的小女孩儿,却又有点倔强,总是不肯停。于是整个开封城润了。孩子们见下雨,兴高采烈地骑着竹马,在雨中跳来跳去。“竹马高高跳跳,我骑竹马高高…”男孩一个劲地唱。女孩不骑竹马,只是笑着躲他。

  白衣女子正在梳香苑的屋檐下避雨。奴们颇为尴尬,既不好请她进来,又不好请她出去。

  “阿莲?”舒十七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家在西城,这么早就跑到这里来了?”白衣女子惊奇地抬头看着舒十七,正是阿莲。她愣了一刻,脸蛋忽然红了。那是一种与酒不同的嫣红,红得柔而羞涩,就像水桃花那样的淡而红。舒十七恍然大悟,低声道:“你是在计家过的夜?”叶莲的脸色几乎透出血来:“计家过的夜又怎样?你不是也在梳香苑过夜的么?”舒十七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随即笑道“我在梳香苑过夜,你就要在计家过夜么?我和你没什么关系罢?”叶莲答不出,只好深深地垂下头。

  “你好像胖了,”舒十七悄声道“脸色也红润起来了,漂亮了。”说着,舒十七伸手到叶莲脸上按了一下,一按一个白色的手指印子,可是很快又被嫣红遮蔽了。叶莲脸上出愤怒的神色,猛地扭头看着舒十七。可是舒十七只是淡淡地笑着,好象酒还没醒似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里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让叶莲又回过头去,任他轻轻按着自己的脸蛋。

  “女人还是不能太孤单,我送你回家吧。”舒十七说。

  “不,不必劳动你了,”叶莲支吾着说道“不过你能不能把伞借给我用一下?”

  “为什么?”

  “他…他在陈夫子家读书,这时候恐怕没有带伞呢。”红着脸,叶莲结结巴巴说完了这一句。

  舒十七愣住了,随即轻轻一笑,把那柄四十八骨的紫竹伞递到了叶莲手里:“还真像呢。”

  “像什么?”叶莲有些茫然,又有些忐忑不安。没等舒十七回答,她就心急地举着伞跑了。舒十七低低地说了一句:“像白蛇。”随即冲跑远的叶莲喊:“只是切不可了消息出去。”

  白色的衣裙融在透明的雨丝中,那个纤纤的影子好像在跳舞。

  八月十五,黄昏时候,舒十七静静地靠在那栋三进三出的小院子外。里面是哗啦哗啦的水声,偶尔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蓉蓉不要动,妈妈给你洗干净。”天边的火烧云当真红得像火,时而幻化成狮子,时而幻化成猛虎,围绕着一轮红,变幻莫测。可是疲惫的阳光却长不了狮子老虎的精神,渐渐的,狮子老虎消失了,只剩下些寂寞淌的云丝。地上舒十七的影子越拉越长,他忽然喊道:“阿莲,你洗好了没有?”

  “等一等,不许偷看!”屋子里叶莲的声音颇为严厉。

  “哼,”舒十七冷笑“以为自己是谁?”

  许久,叶莲一身夜行黑衣,出现在舒十七的面前。一把飘扬的长发用黑色的绸子束起来,更添了几分英武。

  舒十七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不错,你的很细,穿起夜行衣别有不同。”叶莲愤怒地捏住了间的长剑,可是又忍住了,舒十七看在她身上的眼神并不讨厌,她也知道舒十七素来不是好的人。

  “慕容涛的鸳鸯双剑,快在右手,尤其是左右合璧的一招杀手,要千万小心。”

  “知道了。”

  “以你的武功,对付他还是不成问题,”舒十七道“只是我们这一行贵在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记住了。”

  “今天你却听话。”舒十七奇道。

  “你也是好心,”叶莲微微地笑,笑起来有一种特别柔婉的风姿“除了那一百五十两定金,剩下的一百五十两里我还有六十两,你不必给我了,算我谢你的。这些年你帮助我不少,我心里知道。”

  舒十七愣了一下,而后笑道:“好说,我也是为了积德。可是你没有银子,蓉蓉的病怎么办?”

  “我把房子卖了,”叶莲说“卖了七百两,我要带蓉蓉去关外。”

  “关外?”

  “听说关外人参很便宜,合药也便宜。”叶莲说“我可以在那边嫁一个采参的人,听说那里的人不讲究。”

  “不讲究?”舒十七苦笑“那个计公子呢?”

  “残花败柳,还希望人家富贵公子能珍惜么?我只当做是偶然相遇。”叶莲苦笑“你即使不提醒我,我也不会说的。”

  “我就是太小心,嘴于是也了。”舒十七低声道。

  “这些年,多谢你,我们娘儿俩才能活下来。”

  舒十七靠在墙壁上,垂下头去叹了口气,终究没有出声。风在两人间静静地吹,影子越发长了。

  “我要走了,夜快黑了。伞还给你,他在上面画了一朵紫鹃花谢我,他是个雅致的人儿…你不要介意。”

  “阿莲…”舒十七抬起头,眼前只是一个空的小院落,叶莲已经走了。

  棋盘上的黑子已经困而去,白子岌岌可危地守着一方角落。苏无骄无奈地说道:“棋艺你还是高一筹。今天你下得虽然慢,每一步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狠。”舒十七低声笑道“别以为我心中有事就可以乘虚而入啊。”

  “心中有事?”苏无骄眼皮一翻“说出来听听。”

  “苏老探听人事的习惯还是改不了,其实我只是有点担心而已。阿莲今晚去刺杀慕容涛,我不知道她究竟有几成胜算。”

  苏无骄摆摆手道:“十成罢。若不是十成胜算,你这个小狐狸又怎么放心让她去刺杀?”

  “按理说峨眉的回风舞柳剑是慕容涛的鸳鸯蝴蝶剑所不能比的,尤其是最后封卷一剑,足以震慑天下,”舒十七皱了皱眉头“可是最近那丫头举止怪异,我不得不分外小心。”

  “剑术修为上,高一筹就是高一筹,不是区区一点运气可以逆转的,不必担心。”

  “苏老,你说人是不是无情好?”

  苏无骄抬起头来,苦笑道:“这个问题好生难为人。”

  “我一向以为,生意就是生意,断不该和私情扯上联系,可是那丫头对计明康一片情意,我却是劝都劝不回来。”

  “不知道,”沉思良久,苏无骄道“真的不知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以为无情好,可后来老了,娶了婆娘,又觉得年轻的时候没个婆娘其实也是很寂寞的。要我再抛下子女去闯江湖,打死我也不干了。”

  “确是个难题。”舒十七笑道。他忽然起身道:“少欠奉陪,我还是得去抹抹泥灰,免得我这扇墙塌下来。”

  苏无骄犹豫了一下,终还是道:“十七,我总琢磨着,你对叶姑娘好像太牵挂了一点,你是不是…”

  “唉,我们这行,面面都要抹到,否则是性命之忧,不得已啊…”舒十七急急地接过话头,话音一落,人已消失不见。素来不见他有武功,可今次消失之快,连苏无骄也看不清楚。

  慕容涛一脸冷汗,战栗着跪倒在黑衣女子的面前。往日他自负鸳鸯蝴蝶剑法天下少有敌手,可是在这个女子回风吹柳一样的柔剑下,他的剑法根本施展不出来。

  女子一柄银剑架在他脖子上,厉声喝道:“翠翠姑娘是不是你这个贼害死的?”

  “是…是小的该死,侠女饶命啊!”慕容涛也是江湖上混的行家,急忙叩首道。

  “我叫你知道作恶多端的下场!你以为强就能让别人看上你么?妄想吧!我叫你知道什么叫两情相悦!什么叫生死不渝!”女子毫无饶他性命的打算,怒叱着一剑劈落。

  “只有赌上了!”慕容涛心念一闪,在女子银剑落下的瞬间,他抖出袖里的一双匕首,一面闪开剑刃,一面刺向女子的口。女子显然没有料到慕容涛身藏短刀,一个躲闪不及,剑刃擦着他的头皮划过。慕容涛心下大喜,一对匕首更不留情。就要刺到那女子丰隆的脯了,慕容涛暗自惋惜,那么娇美人的身子,怎么竟是个刺客呢?要是落到他的手里,不又有一片好风景?可他毕竟是老江湖,知道这女子不能留,于是一双匕首毫不留情地刺了下去。手碰到女子脯的时候,慕容涛甚至觉得颇为快意,于是他恶狠狠地拧转了刀刃,让女子膛中红的血直到他脸上。

  这时候,他看见了刺破光的银华。就在他恨不得埋首在女子口的时候,那一点银华钻透了他的头颅,狠狠地将他的记忆钉在了那个瞬间。

  夜来大风雨。

  计明康在星风酒楼上哆嗦着等待消息,整个酒楼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觉得很恐惧,他甚至想逃跑。也许家里,那个温柔的女子还在等他,接他的会是温柔的怀抱。

  此时,一道银色的闪电照亮天空,淡雅如菊的舒公子已默默地站在了他面前。舒十七那身永远飘逸的青衫已经透了,长发漉漉地垂下来,遮住了面孔。他默默地把一个白布包袱放在了桌上:“慕容涛的人头,计公子,我们两清了!”风忽地一转,舒十七已经消失在楼梯口。

  “舒大侠,剩下的一百五十两…”计明康喊,却再没有人回答。

  开封有名的武教头慕容涛死了,被一柄银色的小刀钻破了太阳。开封府查了三年,最终放弃了。  wWW.xIeHouXs.coM 
上一章   中间人   下一章 ( → )
中间人免费章节来自互联网,邂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阅读中间人最新章节,读中间人最新章节就到邂逅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中间人的最新章节,努力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