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小说网提供就要你的爱最快更新无删节阅读
邂逅小说网
邂逅小说网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门烺荡 邪卻之皇 无限后宮 天地之间 情栬搜神 琳海雪源 滛龙出穴 禁忌之血 遗愿清单 不纶亲情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邂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就要你的爱  作者:子莹 书号:8106  时间:2017/1/27  字数:8131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某高级饭店套房内

  "你昨天到哪里去了?人都跟我回到家了还会失踪一整晚。"杨延霆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分神地询问站在办公桌前的姚俊伟。

  "喔,我看你进去书房那么久都没出来,就先走了。反正要吃饭每天都可以吃,你和伯母要商量的事比较重要,我可以改天再过去吃饭。"姚俊伟以为可以随便地唬弄过去,就没想太多地随便找个借口搪杨延霆。

  "随便你,我这几天要多注意筱筱的举动,你自己看着办。先出去吧!"杨延霆头也不抬地遣他走,待听到关门声后才抬起头来。

  他昨晚从书房出来后就找不到姚俊伟的人,问过了佣人后才知道他已经和张琳有说有笑地让司机载走。他当然知道一男一女一起出游能有什么娱乐,尤其是从张琳一整晚都没有回家的情况看来,想必是个火热情的夜晚。食男女,他看得太多了,只是这两个都是在他眼底下过日子的人,他的心情是一夜的郁卒;加上方才姚俊伟把他当白痴似地随便敷衍,这口气他是暂时忍下了!

  最近他也想得够多的了,这么下去绝不会有好结果,他得有个了断才行。

  "好,妈,我听到了,那一天我会特别空下来的。就这样了,拜!"常隽终于让另一头的母亲甘心结束通话,他长吁了一口气。

  虽然在这学院内他占着的只是个闲差,不过这么做全是因为他母亲的缘故。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他便是个小留学生,长年在国外的求学生涯练就了独立的个性,他多方取镑种有用的知识,让自己有足够的条件在社会上跟人竞争,计画着累积财富后便要带母亲离开那个原本就容不下他们母子的地方——常家。

  直到二十岁那年,他提早拿到最高学位回到台湾,一切就按照着他的计画前进。将母亲从常家接出来后,他来到台北郊区这个他先前接受聘书的学院,也是他求学期间的最佳损友之一的家族事业。将经营学校当成家族事业听起来真是有点怪异,不过当他深入了解后,才不得不佩服这家族的作风;他们把它经营得像个理想的学术机构,但是又能同时赚钱,真是不容易。

  这里不用和其它的同龄学生挤联考的窄门,每年独立招生,学风自由,师资水准高,学校设备超级先进,各种专业的研究在这里都能发扬光大,因为只要有能力进来,就不用受志愿的限制,即使是突发奇想,这里的教务委员会必定可以为你找来最好的教授,甚至于独立于其它的科系。

  不过,前提是要能够顺利地成为该校学生。

  入学管道很多,公开的有入学笔试和口试,再来是专业测试,甚至是才艺检定;私下里则是钱。没错,这里的一切全是用金钱堆砌成的;有钱虽非万能,但是没有钱却万万不能。

  常隽虽然从小在富贵的熏臭下受气不少,但是在学院里却不会让人有迫感,一切以学术为重,尊重专业,所以从以前就造就了不少的人才。

  而常隽之所以愿意屈就在辅导室内却非学术因素,因为早在学成回国之前,他便已经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一间规模尚小但是发展前景看好的投资公司,专门对各种有绝佳报酬的行业进行评估,分析它的结构机能再预测市场辨模,然后从股市下手。

  虽然是投机了些,但是他们一群初生之犊仅拥有一点小资本,想追逐金钱和名利又不想靠身后家族的庇荫,便只有这种风险高、获利丰的途径了。

  不过,他们又比普通人多了一颗超级金头脑,能嗅出哪里可以赚钱,如何让钱越滚越多,结果,这几年下来就如他们预期的,小辨模的投资公司变成了大规模的T&C集团,分公司遍布世界各地,事业版图跨足各行各业;总之,早已经是不可同而语了。

  而常隽便是利用在台湾的分部,评估亚洲地区的经济动向,再藉由网路和美国的总公司联络会商投资方向,偶尔再以教育研讨会的名义出差到国外和其它的合伙人开会、叙旧。

  这一切都是私底下的活动,他对外的身分仍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辅导老师。

  为什么要如此神秘呢?刚开始是不想惊动"常益"内部,怕引起常家其它兄弟的注意,在自己未茁壮前就遭受他们的扑杀;其二就是完成母亲的心愿,母亲年轻时一直有个梦想,便是当个教育英才的老师,最后因介入常霄的婚姻,让自己的人生为这污点而留下遗憾。

  所以每当她被父亲遗忘、让常家大小欺时,总是对着当时还年幼的他诉说着年少的梦想,感慨自己因踏错一步造成的缺憾。

  为了替母亲完成这平凡的心愿,他的双面人生于焉展开,而他似乎也乐此不疲;因为他现今的身价不凡,加上跨足海内外的投资公司多少会因富有传奇而让一些多事的媒体想透视解剖、挖掘他们这些黄金单身汉的身分、背景,甚至是感情世界,所以他的"隐姓埋名"比其它的合伙人清闲、自在多了。这一点倒是他当初没有设想到的。

  记得刚决定回国任教的时候,所有的伙伴皆取笑他的多此一举,竟然将母亲的心愿看得那么重,累得自己美国、台湾两地跑,连"愚孝"这两个字都出现过;如今他们反而全都嫉妒着他的单纯身分,能有一个清新的生活环境放松精神,当年他们口中的愚孝竟又变成睿智、有先见之明了。

  "长学院"便是他任教的地方,这里人才济济,不过他名为教授,却并非直接教授课程,只偶尔接受有困扰的学生的求助和咨询。还好他在这方面虽非权威但至少也学有专,所以辅导的工作做得还算得心应手。

  挂上手中对方早已收线的话筒,常隽转身投入另一头的工作。这是"常益"年初放弃的案子,他一直有着高度的兴趣,因为这个案子也牵连到国内富有盛名的"杨氏"和新加坡的"费列罗";由于失去了"常益"这一方的资金,剩余的两方承受了不少的压力,不过他仍然看好这个计画。

  虽然他有心参与,但是只要一介入,必会引起"常益"的注意,因为经过他这两个月来的分析追踪后,发现了让"常益"宁愿赔偿违约金也要退出的背后原因似乎不单纯。

  "常大哥!"

  一声轻柔悦耳的嗓音唤醒兀自陷入沉思中的常隽。

  "亚亚!怎么有空过来?"看见不知已站在门口多久的女子,常隽从容地合上桌上的手提电脑,并且抓来身旁的椅子往前推移。"过来坐呀!"

  "不会打扰你吧?刚才看你很认真的样子,我似乎来得不是时候。"女子慢步轻移过来,羞涩腼腆的模样让任何人见了都想捧在手心上呵疼着。

  "即使再忙,也要和你说说话啊,我说过的,这里随时你来。"常隽换上让人感觉温暖的笑容招呼她。

  "就像是其它向你求助的女学生一样吗?"亚亚鼓起勇气直视着他一贯带笑的眼眸,审视着这其中是否和应付其它学生的温煦有着不同。

  "不一样的。"他当然明白亚亚话中的含意。

  常隽的回答让亚亚的瞳眸中燃起兴奋的火花,不过马上又让他接下来说的话给熄灭。

  "她们只是我的学生,而你是我的妹妹呀,你当然重要多了。"常隽明白长痛不如短痛,对于好友妹妹的心思,他一直是看得明白的,而她的爱慕也是他在此地唯一感到困扰的曲了。

  冯亚莙,就是聘任他到此校的好友冯豫的妹妹,自从他到任以来,她便一直追逐着他,不过是含蓄的那种;用眼神追逐,用心绪追逐,她的良好教养让她只敢偶尔利用一些名目邀请他共餐。

  这些偶尔的拜访常隽都看在眼里,但是他明白自己对她只能是朋友和兄妹的情谊,再多的就没有了。

  今天她肯鼓起勇气打破他为她预留的角色确实令他吃惊,不过,他也就是在等她先向他开口,他也好能够直接地表明并拒绝。

  "妹妹吗?只是妹妹"冯亚莙梦幻般的瞳眸几乎要让泪水淹没。

  "是呀!我一直希望能有个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当妹妹,我也一直都这么做,还是你认为我没有资格当你的哥哥?"常隽不想让脸皮薄的淑女下不了台,尽量装傻。

  "不是的,你很好。"好到让我对你存有幻想。她在心中加上这一句。"是我不想当你的妹妹,我已经有个哥哥了,请你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妹妹来看待好吗?"

  "好,不是兄妹就是朋友罗!亚亚,这就是你今天找我的原因吗?"常隽不想用更直接的话让她难堪,赶紧找其它的事情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我想找你一起吃晚饭,今晚你应该有空吧?"她勉为其难的接受常隽目前愿意留给她的角色,换上了一脸的冀求看着他。

  "今晚不是‘粉红淑女夜'吗?怎么?没有人邀请你吗?"常隽疑惑地翻了翻桌上的行事历。

  "粉红淑女夜"是长学院的传统之一,事实上,每个月的第二个礼拜五长学院便会在校内的活动中心举行一场让每个师生都能放松心情的舞会、宴会、茶会甚至是诗歌朗诵会。

  每年依循下来后倒变成了一个受的惯例,例如一月份是"宴"、二月份是"心动曲"、三月份是"樱花诗会"、四月份则有"最佳学术发表会",五月份"藏宝夺标竞赛"、六月份"粉红淑女夜"、七月份的"狂野牛仔营火晚会"、八月份的"最后一夜"、九月份的"月球漫步"、还有十月份的"封神榜",到最后十一月份的"恐怖惊魂夜"和十二月份的"狂圣诞夜",都是每个校内师生不愿错过的活动。

  不过这些却从来没有吸引过常隽的注意,也因此冯亚莙才会选在今晚邀请一定不会前往参加的他一同至校外用晚餐。

  "没有接到我想要的邀请我当然不会参加,"冯亚莙双目含情地凝睇着常隽。"是这样的,今晚我妈邀请了一位移民到澳洲的老朋友到饭店用餐,我想请你一块过去。"

  "是这样呀,你应该早点说的,今晚我有约了。"

  其实常隽晓得事情并没有冯亚莙说得那么简单,因为早在上个月赴美会同其它合伙人开会做简报时,他已经利用时间明白的向冯豫表示过无法消受他妹妹的情意,要他想办法阻止冯亚莙再浪费时间在他的身上。

  而在这场饭局之前,冯家也利用了各种名目要介绍其它的适婚男给冯亚莙,相信依她的冰雪聪明,一定已经发现了家人的用心。

  所以她才会想利用今天的饭局将常隽带至家人面前表态,若是常隽真的让她给骗了去,不仅让冯家的安排前功尽弃,相信未来的日子也会更难摆她的痴

  "有约?是唐教授吗?可是我记得你们共同研究的题目不是在上周就完成了吗?"冯亚莙对常隽在校内的生活圈子了若指掌。

  "不,是个有趣的女孩,我接受了她的邀请,要一同参加今晚的‘粉红淑女夜',想来还真有趣,这好象是我到学院以来第一次参加校内的活动呢!"

  常隽表现出期待的样子,让冯亚莙更无法接受。

  "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对不对?你从不参与这些无聊的玩意的。"

  "我不参加并不代表认为它们无聊,而是没有让我有想参加的理由。你怎么会以为自己可以解读我的思绪呢?"常隽的笑脸看似有着平常对待冯亚莙的包容,但是如今却让她更难堪的意会到自己的厚颜。

  她怎么到现在才发现常隽一直都是用容忍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呢?!若不是看在她是冯豫的妹妹份上,搞不好他连一丝善待晚辈的笑容都吝于给予,她若再这么痴下去可就要闹笑话了。

  "你常大哥,我明白了。打扰了这么久,我也该为今晚回去准备一下了。"她看清了眼前的男子对她的未来一点参与的兴趣也没有后,决定回去好好接受家人的安排。

  "代我问候冯伯母,改天我会带着我妈过去找她喝茶的。"常隽明白她已清楚了他的暗示,终于放下一颗心了。

  "我会的,改天把那个有趣的女孩介绍给我认识吧。"冯亚莙在离开前丢下了这句话。

  有趣的女孩?常隽心想,今晚还有赴约的必要吗?

  当初他只是想要利用和这个女孩约会的事实来让亚亚知难而退,还好亚亚终究是个有理智的孩子,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暗示,也让他乐得可以轻松一点。不过,若是就此作罢的话,会不会又让亚亚心怀希望?

  "就当是对这女孩的好奇吧!"常隽拿起在桌垫下的邀请卡,搜寻着最下角的署名。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他记得早在收到这女孩寄给他的情书前就由校方的资料库找出她的背景。

  杨筱筱,刚入学没多久。想要在长学院结束招生后才临时入学可不是简单的事,而她,既不是什么资优天才,好象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唯一行的就是身为"杨氏"独生女的身分吧!想来她的家人为了能让她顺利入学也花了不少的钞票。

  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杨筱筱早在去年就考取了一间不错的国立大学,连科系都是她自己填的第一志愿,而今突然转到长学院未免有点让人费疑猜,所以她一入学便引起了他的注意,到后来她异常的举动如果说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还有女会对一个男人猛写情书也可以称之为异常的话。

  她这种每天一封情书,一写就写了好久的举动,果真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了。

  常隽长得并不难看,虽然他为了增加学术气质而刻意戴上一副金框的眼镜,但是仍无法掩盖住他与生俱来的狂傲气势,所以打他一开始在长学院任教以来就收过数量颇多的告白信件,但是他一直是*的。

  这-次之所以会让他如此的印象深刻,是因为杨筱筱的来信几乎每一封的笔迹都不同,有时犷的劲道像是男的笔迹,有时则轻轻柔柔地印在纸上像个语还休的少女,更有时又像充满艺术气质的美工字体,还有其它方正、潦草、飘逸的,总之是应有尽有。

  而昨天出现在他桌上的一封更是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她简直是个挥毫大师,用细楷笔洋洋洒洒地写了五大张的宣纸,那五大张美丽的"国宝"足可比拟王羲之和颜真卿的功力。

  他真是被这女孩给打败了,难不成她以为自己是个千手观音,每只手都有不同的笔迹风格。作弊到这种地步真是世间少有。

  更可笑的是信件的内容每每让他看完后啼笑皆非,就跟那些夸张的笔迹一样,有时是大声大气的宣称两人是天上一对、地下一双,若不接受她的示爱,难保他身家性命不保;有时又是言不及意的讨论天气、经济、国际大小新闻还有社会象;而昨天那一封"书法大师"写的竟然是采撷自西方大文豪莎士比亚的各个爱情故事里的美丽辞汇,来了个东西大融合。

  这样每天一个"惊喜"的创意,不知道究竟是出自怎样的一个女孩,当真是让他有了会一会她的想法,不管她的这一些杰作是特意的故弄玄虚还是完全不自知的馅儿。

  "杨筱筱,就如你所愿吧!"

  常隽嘴角含笑地放回邀请函,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准备去会一会这个他任教以来最有毅力,也是最有勇气又蹩脚的追求者。

  距离教务大楼最偏远的地带唯一存在的学术大楼,就是拥有广大的农园绿地的植物学系。

  常隽几乎是走到一半了,才后悔自己没有先向秦教授借他那方便在校区内代步,并且穿梭自如的"高级轿跑车"——一辆早就该让环保局回收的破摩托车。

  现在他终于明白在这种幅员广大的校区内,只要是一辆能骑、会叫又会跑的车子都有资格让人尊称为"高级轿跑车",而他这个平时只在教务大楼活动,出了校门又有轿车代步的教授可终于吃到苦头了。

  "我究竟是招谁惹谁了!"常隽强忍住折回去的冲动,将外套下来边拭汗边煽风地继续往不远处的大楼走去。

  终于走到大楼底下的林荫处,常隽循着各教室的门牌找到了目标,只是——

  这是怎么回事?

  放眼望去全都是一排排井然有序的花盆,盆内种满了正盛开着的花朵,一团团的有红、黄、紫,各种让常隽说不出名字的花朵将整个教室妆点成赏心悦目的地方。

  "这里怎么会是植物学系?"根本就是间园艺店嘛!常隽为眼前的一切惊叹。

  "这里是植物学系没错呀!"

  突然一个细柔的女嗓音在门内侧响起。

  常隽好奇的往里边探头,才惊讶的发现就在方才他所站的地方,眼睛望不见的死角,正有一群人坐在铺着布巾的草地上野餐。

  草地?!为什么这间教室内会有草地?

  "嗨!找人吗?"另一个女中音从正翻阅着的服装杂志中抬起头问他。

  "是的,我找杨筱筱。"常隽虽然还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不过这些终究都不关他的事,他只管将杨筱筱由这群优闲的学生中找出来就好了。

  "筱筱?"

  一群人听到这个名字马上停下手上正做着的事情,抬起头来注视着常隽这个外来客。

  "啊!是常隽常教授啦!"

  "他怎么来了?筱筱一定会吓死。"

  "这么快就来了,比我预估快了一个月。"

  "难不成我们的好日子到此结束了?"

  自从不知道是哪个眼尖的人认出他就是常隽后,一群人便叽叽喳喳地各说各话,完全忘了他的存在。

  常隽一一梭巡着他们之中是否有他在杨筱筱个人档案里曾经看过照片里的样子,发现没有他要找的人后,他干脆自力救济的往教室的另一头走去,前方有三排紧密相连的实验桌,干净的摆设稍微符合他印象中的研究室。

  有个小小的人影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她忙碌的身影和方才另一头优闲用着下午茶的一群人形成强烈的对比。

  她并未察觉到有个人已在不远处观察她良久,仍仔细的做着她的功课。两条长长的乌黑发辫随着她四处走动而晃,她身上也只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加上洗得褪的牛仔,清新的学生气质充分表现在她身上。

  "哈罗!有人在吗?"常隽认为已经尝够了被忽略的感觉,该适时的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了。

  忙碌的人儿稍微愣了一下,便转过头来准确无误的找到发出声音的地方。

  "有事吗?你找谁?"  wWW.xIeHouXs.com 
上一章   就要你的爱   下一章 ( → )
就要你的爱免费章节来自互联网,邂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子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莹并阅读就要你的爱最新章节,读就要你的爱最新章节就到邂逅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就要你的爱的最新章节,努力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