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小说网提供短暂卻望的锈惑最快更新无删节阅读
邂逅小说网
邂逅小说网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门烺荡 邪卻之皇 无限后宮 天地之间 情栬搜神 琳海雪源 滛龙出穴 禁忌之血 遗愿清单 不纶亲情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邂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短暂卻望的锈惑  作者:吕志强 书号:53361  时间:2022/3/28  字数:8306 
上一章   ‮1赎救‬    下一章 ( → )
“提笔难言;可是又不得不提;此乃我之痛吗?不然,但也然而。一个小小的心理契约,我必须也得遵守。但我好像也有一些力不从心。

  无奈的风儿窜遍了我的四肢百骸,它们在我的骨子里长久驻足,挥之不去。”这是尤鸿之写在自己记薄上的感言。仿佛此时在他的脑海里与生活中,到处也都布满了无奈的影子。

  它们附形地跟着他,死死地绕着他。将他慢慢地向了一个狭小的死胡同,如同一条精神开始错,身体开始崩溃的疯狗一样。

  散的书籍撒落了一屋,书的封片上印着各的颜料,像是一只只诡皮的眼睛,正嘲笑着他。

  尤鸿之躺在木板上,翻转了一下身,木板在他那并不肥硕的身体下咯吱作响,唯一的凉席与毯子也更加痛苦地蜷缩成为了一团儿。

  旁边立着他的画架,画架上的画面纸上有一只红红的苹果,却被小虫子偷吃了一个小角。

  画的颜料有些模糊,但却也有一种神秘的透视感。反正你永远也不会将苹果看成是梨子,顶多你也只会认这那是一颗红红的樱桃。

  屋子的光线很暗,但这也并不能表示今天的天气就是雨天,抑或是黑幕垂临。

  屋子有一个小窗户,小得也只能说成是烟囱。光线也就是从这个蔓延了进来,却无力气伸全了自己的

  光线在了尤鸿之的小腿上,清晰地照出了雪白皮肤上长而浓青的腿。腿在光线里慢慢地挪动了一下,很慵懒的姿势告诉你,它的主人此时也正在休息。

  从轻轻的鼾声听来,他睡得很香很沉。但从皱着的眉头与晦的脸色上来看,他此时也或许是正在过鬼门关,恶梦连连呢!整个空间倒也还没有霉气,因为画作的颜料味儿替代了它。

  反而在空气中却弥漫着一些的辣,但也有一股浓浓的醇香。醇香的味儿漫漫长长,飘飞在尤鸿之的四周,变成了一位轻逸的手掌的阿女,妩摸着他,亲吻着他。

  它的节拍那么慢,那么柔,似一缕儿淡云轻雾,一抹儿红霞丹清。确切地说,是水儿,是绸缎般的柔滑。

  尤鸿之也说过,生活在颜料中的他,方才感觉有了一份依托,有了一些安全。

  更重要的是,他前所未有地体会到了温馨愉悦。由此,他也就一直认定了,自己应该是一个天生也就具有了艺术灵气的,而艺术则也应该和他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

  深圳的夏天也不算是太炎热,但也还是有一些的闷气。估计外面大街两边的树木的枝桠现在也正微笑致意,淡摇频频。

  风儿抛弃了尤鸿之,所以他那满头的长发不能自信的飘逸,而只能杂乱地铺在木板上。

  空气也不是太清新,招来了捷飞的蚊子,慢慢地落在了他的胳膊上,将长而细小的嘴儿伸进了他的皮肤,出了足的笑

  他体尝到了一丝的,但绝对不是很。他随手也本能地用五指朝蚊子拂去,碰着了它们的翅膀,有些疼,逃离了。

  他便也改拂为抓,用手指甲将胳膊也抓得红生生的,清楚地印现出了一团小小的疙瘩。

  再继续的一翻身,传出仍旧淡淡的鼾声。门“咚咚”地响起来,响声慢慢地飘向他的耳膜,并震着。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厌烦。

  身下的木板再次奏响了它的独曲。毯子仿佛也更加的痛苦了,好门响却丝毫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并传来了一个男中音的腔调:“开开门,开开门。”门在他的手掌下,变得更加的欣鼓舞,唱得也更加的起劲。

  尤鸿之睡不住了,他咕嘟一下子爬起来,张大了嘴,打着哈欠,伸了伸疲惫的

  他抓起旁边的一件t恤,搭在肩上,嘴里也懒散地应着:“谁啊?”见屋内有人应声,门边的人便停下了手中的槌,独曲也是戛然而止。

  接着又是低落的男中音:“小伙子,该房租了。明天一定要下来哦!”一口长气从尤鸿之的嘴里吐出来,他站立起来的身子再次倒在了大上,头脑也开始慢慢地清醒了。生活中的现实也在他的脑门上,也在缓缓在萌芽。

  “房租!”一个普通的名词。可是,此时这个名词变成了一块沉重的石头,在了尤鸿之的心里。

  他感受到的不仅仅是铅球般的沉重,还有那百般无奈的烦海。很简单的东西,很直接的意义,对于尤鸿之而言,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知道,这只是一点小小的钱。如果要打个比方,比不上别人的一顿饭钱,也没有别人一晚上的住宿费多。

  甚至于可以说,没有别人打发奴才的小费多。尤鸿之不喜欢考虑这些问题,他喜欢的是他的画架。

  他脑子里装的也只是他的颜料,他只是知道要将这些颜料组合起来,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心境。

  这个小屋是他的整个世界,也是他理想的海洋。在这片狭小的海洋里,很痛快地飞翔着,翱游着,并放飞自己,让自己的灵魂跟着理想一起升飞。

  他的鼻息间传来了一缕淡淡的香,是油料的味道。他的神经也在这股味儿下松驰了下来,松驰下来的神经便又再进入到了幻想的天堂。

  在天堂里,他触摸到了艺术之神的丰泽,他体尝到了艺术所赋予他的高贵。他认为他是高贵的,艺术变成了他的躯体,他的躯体也在瞬间变成了艺术的全部。

  他抚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硬茬茬的,有些棘手。莫非自己真的老了?他想起了父亲的胡子,曾经扎得他的小脸儿的,那种也一直窜遍了他的全身,并深入到了血中的细胞里。

  扎出来的是净,是通透的舒服。但是,父亲的小胡子给他的也有许多的沧桑,也有些近似于苍老。

  反正父亲这两个字就是属于老人的。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当父亲,可为什么已经体尝到了那种只有父亲才能感觉的沧桑呢?沧桑是一种气质,但更多的是出于无奈。

  他按亮了电灯,雪白的灯光照这了屋子。屋子里一片狼藉,看着这屋,他呵呵地笑起来。

  喃喃自语地说:“这才是艺术家居住的地方!”转而他又说:“狗的艺术家,算什么东西,都快要被别人扫地出门了,还艺术家?艺术家是什么样的?他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画室,有属于自己的领地,还有无数的际场所,还有无数国天香的女人。”他嘴里嚷着艺术家的名头,手里却拿起了一本书,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书与地板相的声音使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他中的闷好似撤退了一些。不过,瞧着杂乱的屋子,他的眼中也还是有一些芥蒂。他拿起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庞。

  这是一张丰毅而坚强的脸,浓浓的眉毛,眉间学有一颗小痣,也就显得更清了一些。两片眉毛也快要变成连理枝了,在肥鼻子的上方,眉毛的尾巴也是依稀可见。

  脸型虽然不是太硬朗,该有的棱角也还是有的。眼睛依旧很清澈,多了一份深邃。自己瞧着,也觉得自己是在思索着什么。只有额头浅浅的印痕告诉他,他正有无穷的心事。

  而长得离谱的头发好像也在说,该修理修理它了。他并不喜欢长发,但是在深圳这个地方,理发仿佛也成为了高档的消费。

  为了节约开销,他只能让并不深黑的长发漫无目的地生长着。瞧着凌乱的画具,它们多么可爱哟!在这紧要的关头,它们一点儿也不惊慌,更没有那种落魄的凄然。

  它们也依然是矗立在那儿,依旧散发出浓浓的芳香。可是,它们知道吗?它们的主人就快要被扫地出门了。

  别人可不会以为艺术是高贵的,也不会同情艺术的生命。“得去找钱吃饭!”他咕噜了一句。住的地方不讲究,即使是大街,他也可以躺下睡上一晚。

  只是要将鞋子与衣服收拾好了,不然清晨起来,鞋与衣服也许都会飘飞无踪呢!他有这个经验,想他当初出来的时候,背上搭一上牛仔包,包里装着几件破衣服,兜里再有几张皱巴巴侵满了汗水的纸币,这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现在与那时比起来,什么也没有多,只是平空多了一些画架,一些劣质的颜料。还有最重要的也许就是梦想了,在他的头脑中深深地烙下了一些脆弱的须。

  但是,须一入丰饶的土壤,它们就会蓬地生长。一落到他那贫瘠的土地中,就犹如遭受到了天大的灾祸,小苗苗的生长过程也便惨不忍睹了。

  他几下也就穿上了衣服,一件雪白的衬衣,一条漆黑的长。皮鞋则是假皮,倒也黑没亮光。在深圳这座以打工为主的城市中,这身行头倒也普遍。行走在大街上,很容易找到翻板。

  他想他应该去找一份工作,最好是那种包吃包住的,一个月几百块钱。

  主要也就是混上这张嘴,才是大事。外面阳光明媚,人声沸腾。街上的小轿车也跑得畅,各种牌子的轿车,高档的,低档的,形形,争相斗奇,惑着行人们的眼睛,耀得他们的眼神也在闪闪发光。

  尤鸿之拖着有些沉重的步子慢慢地行走着,眼光也在漫无边际地搜寻起来。

  这是一个小村子,离真正的市中心也还是有一些距离。但也还是很繁华,村子旁边有一座科技园,园子里树林丰盛,一幢幢的小楼也便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

  从楼房那铺着光洁的大理石去判断,这儿也算得上是所谓的高档场所。

  而小村子的房屋却错无章,没有什么规划。小村子里的土著居民利用先天的优势盖起了自家的小洋楼,一座挨着一座,中间的走道就如同是小胡同,但是比胡同更加的窄小。

  因为楼与楼挨得很近,所以人们便送给它们一个美丽的称呼:“姐妹楼!”听起来倒也贴切。当你跨入村子的时候,接你的首先便是一个精致的门楣,它的造型很像是牌坊。上方恭恭敬敬地写着“上沙村。”进入村子,也便热闹了。各种的铺子花花,吆喝声,喧哗声,嘻闹声…组合在了一起,变成了海洋般的,你首先会有一股先天的兴奋涌上来,再而便是对这花花世界的惊奇。

  尤鸿之也就住在这个村子里,此时他也正好行驶在这个村子的店铺之间。

  这儿的一切他都熟悉,但又都不熟悉。从表面上看,他知道那儿有馆子,那儿有美容院,那儿的东西花哨,那儿的东西不好。

  但是他从来也没有真正地深入过,比如美容院按摩房这些地方,他也从不涉足。

  甚至于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他在心里藐视这些生活的腐化者,他认为他们永远也只会是思想的垃圾。

  在他的面前有一家小餐厅,门口竖着一块用红纸蒙着的小牌子。牌子上用笔歪歪斜斜地写着招男杂工一名,吃苦耐劳,工资面议。

  再看看餐馆的设备,很小的铺面,大概也就十来二十个平方左右,只有几张台面,几个服务员,里面也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顾客,属于快餐厅。

  尤鸿之在这里面吃过饭,虽然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到这家餐厅里去工作,但是现在,他倒异想天开起来。

  他理了理衬衣的领口,顺了一顺头,便准备上去。但在快进门的时候,他停住了。餐厅老板的眼光夺夺地了过来,里面好似也有一些欣喜,显然他把尤鸿之当成了顾客。

  尤鸿之躲开了他的目光,同时也迟疑着自己的步子。他的体内有一股羞愧出来,刹那间也就窜遍了全身。

  “不行,不行,真的不行。”一个声音在他的体内嚷叫着,声嘶力竭地抗击着他的意志。

  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走过了那间餐厅。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仿佛是本能的,是完全不由自主的。

  自己难道就真的放不下一些所谓的面子吗?他步履匆匆地离开了繁华,奔到了一块草地上,颓然地坐下来。

  草坪很软,宽容地接纳了他,也很柔,对他的身体形成了一种滑利的安慰。

  他倒下来,嗅到了草地上泥土的香味,很清新。草坪边有关一排的树,不是很葳蕤,但也自有一份清翠的本

  即使这块草坪在奔的人群与汽车中,他也显得小巧而大气,更像是一块绿色的水晶。毫不夸张地说,在深圳,这种水晶随处可看,这也是尤鸿之愿意在这儿落脚的原因。

  他想了很多,也想了很远,但是想过了之后他才发现其实他的大脑一直也是空白的,里面完全是一片的模糊。

  他索闭上了眼睛,心是的烦恼也转换成了一些飘渺的泰山之重。这些泰山正慢慢地由天际逐渐下降,越来越紧迫,仿佛非要将他碾粉碎不可。

  他体会到了他呼吸的急迫,生命的压力使他无法顾及到身边的一切,此时,他的中也只有了块垒,也只有那些属于他自己的烦恼。

  所有的现实飞逝了,隐藏了,逃脱了。蓝天白云和谐而有灵气,阳光照下来,带着他们的气味儿,沐浴在尤鸿之的面庞上。

  他像是睡去了,而且很沉。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睡觉有时候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无数个意外的调皮的颗粒统统地跑了出来,挠弄着他的脑膜。他的脑膜正处于一种麻醉的状态,遥远地传来了一个声音:“尤鸿之,尤鸿之。”他还是没有睁眼,这世上同名同姓的太多,况且在深圳,他举目无亲,朋友也是廖廖无几。

  谁会叫他呢?可是声音越来越近,终于,清晰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并且他也感觉此时正有一双手正在摇晃他。

  他无力地翻转眼皮,周围的事物在模糊下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一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站在他的面前。

  “哦,是李松啊,今天没上班?”“都什么时候了,还上班?我都下班了。”李松也在他的身旁坐下来。尤鸿之又缓缓地闭上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李松拍拍他:“尤鸿之,你就这样下去啊?难道你就真的不去上班?”

  “上班?”尤鸿之惑着。“到哪儿去上班,哪儿才有我的歌?”“不上班,你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不知道。”尤鸿之顺手扯掉身旁的一株小草,将它的茎放进了嘴里嚼着。

  开始的味道有一些甜丝丝的,慢慢的,苦涩的味道溢满了他的口腔。他使劲儿地将草茎吐出来,似乎是在抛弃一件无聊的愤懑。

  “不知道?”李松也笑得很无奈,他双手支撑着身体,眼睛的余光扫向了远方。嘴里再放出一些似笑非笑的声音来。似讥讽,似嘲弄,但也包蕴着深深的叹息。

  接着他又说:“尤鸿之,你就每天这样懒懒散散,也终究不是办法!”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到处都有地方在招工,先找一份工作做下来,首先是安定,至少也要将吃和住先解决了吧!我说你呀,什么能力也都有,也就是舍不下一张脸面。

  我这样说,你可别怪我,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朋友。”尤鸿之又笑了笑,他翻转了一下身,草坪在他的解放下舒展了一些媚人的笑。

  但他那软绵的身体再次将旁边的小草榨出了痛苦的尖叫,混合着他嘴里叹出的长气,好像这一片的空气也都飞扬在痛苦的烦缸里。

  两个软绵的人儿变得更加的软绵了。尤鸿之的体内正有一股说不出的堵,它们不是填在心,而是溢满了他浑身的血乃至于每一个细胞里。

  “李松,你现在怎么样?”他很想摈弃掉自己身上的愁烦,所以转移了话题。李松掏出了一枝烟,用火机来点上,一团淡淡的烟雾便袅袅地飞腾了起来。

  他递给尤鸿之一枝,尤鸿之摇摇手。“妈的!”一句脏话从烟雾中飞快地蹦出来,清晰地敲打着他的耳膜。

  “怎么了?”尤鸿之问。烟雾淡了一些了,烟有些呛,尤鸿之淡淡地咳嗽了一阵。但烟雾并没有可怜他,反而是将自己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烟雾里李松的声音有一些阴沉:“妈的,打工难道就不是人了吗?同样是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语音的尾巴掐断了飘飞的烟雾,烟头被狠狠地扔到了草地上,瑟缩着僵硬的身子,再被一只脚给踹出了几个跟头。

  它便更加痛苦地躺在那儿,不再动弹,仿佛是死了一样。尤鸿之倒坐不住了,他翻身爬起来,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伙子。

  他接触到了一双眼睛,充满了仇恨异常犀利的眼睛,眼睛里有无数不明的无所说明的气质在动。

  他就像是一把寒彻的利剑,又像是一汪幽寒的深潭。更像是那无边的却是缓缓的溪,它仿佛可以噬一切,它将霸道表现在了气氛中,并痛痛快快地散发了出来。

  尤鸿之迅速地躲开了这双眼睛,并且有着不可遏制的冲动因子在内里。

  它就像是一座汹涌的火山,时刻渲着内心的愤怒与呐喊,但是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暴发。

  李松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尤鸿之又问他:“李松,你女朋友呢?今天你不陪她?”

  李松还是不说话,反而又掏出一枝烟来点上。又一团浓浓的烟雾了出来,他咳嗽了几声“妈的,别提这破女人。”

  “怎么了?闹别扭了?”尤鸿之关切地问。又是一阵沉默。李松站了起来,拍了拍股,他拍拍尤鸿之的肩说:“你别问了,我们之间还会有什么事?倒是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

  看得出来,李松有心事。但是他不说,尤鸿之想他也问不出什么来,于是也就不再问了,毕竟这也是别人的私事儿。

  当尤鸿之回到家的时候,太阳早就躲了起来,可是街上的人却更加的织密。在路上,他遇到了小娟。他故意挨得她很近地说:“小娟,下班了?”

  “是啊!累死我了!”小娟抹了抹额头的汗,她是一个漂亮的姑娘。虽然是农村妹,年纪也不是很大,她自然地起了腿说:“你看,都有一些肿了!”

  “是吗?”尤鸿之凑得更近了,他还用手故意去摸膜那只白的腿儿。

  小娟也不躲让,反而是有些委屈地说:“是不是肿了?很痛的!”尤鸿之笑了笑:“没事儿,就只是有点红而已。”虽然他表现得很平静,其实他的心却莫明地怦怦地跳了起来。

  他的鼻息间嗅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味道,还有那白t恤所描绘出来的线条,甚至于是衣服微微敞开所出来的那一点点

  他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他赶紧放开手,将眼神转发了开去。小娟不时擦一擦额头的汗,说:“尤鸿之,你怎么不去上班啊?”

  “我上不了班哦,没人要我!”尤鸿之自嘲地说。“那你的生活怎么办?”“慢慢将就吧!”尤鸿之模模糊糊地回答她。

  “那你还真行,不上班还有吃的。要是换了我,也许早就饿死了。”小娟的脸上出了羡慕。

  一旁的工友在叫她,她就说:“我回去了,你没事的时候到我那儿去玩。”事实上她用不着这么客气,小娟就是尤鸿之的邻居,每天也都能见上几次面。

  可每一次小娟还是这么说,这让尤鸿之感到很温暖,平白的也就对这位姑娘多了好感。只是一直以来,为生存而奔波的他根本也就想不了其它,对于男女之事他一向也是很少涉足的。

  况且小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这也使得他对她的感情里多了对小妹妹的那份关爱。可是今天,尤鸿之的心里突然萌发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小娟在他的眼里变成一个女人了。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他回到家,以至于周围的一切也都不那么重要了。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一会儿是经济上的窘迫,一会儿则是小娟那张温暖的笑脸,还有她那雪白的肌肤。

  他想他又会向家里要钱了,虽然这已经不再是第一次。他翻身爬起来,穿上衣服,下了楼,找到一间公共电话亭,拔通了家里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母亲,母亲很关切地问:“鸿儿,你在那边还好吗?”“还好,妈妈,你呢?”“我有什么?家里也没什么事儿,也没有什么变化。”

  母亲也总是这样子,有坏的也不会说,尤鸿之知道,母亲的身体一直也不好,常常也是这里痛那里痛的,母亲又说:“主要还是你,一个人在外边,只要一切都好也就好了。”

  一听这声音,母亲又伤感了。尤鸿之的鼻子有点酸,说:“妈妈,爸爸在吗?我找他有点事儿。”

  “在,他这两天头有点痛,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啊?”“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就是…。”尤鸿之开不了口了,他真的很愧疚。  WwW.XiEhOUxs.CoM 
上一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一章 ( → )
短暂卻望的锈惑免费章节来自互联网,邂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吕志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吕志强并阅读短暂卻望的锈惑最新章节,读短暂卻望的锈惑最新章节就到邂逅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短暂卻望的锈惑的最新章节,努力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