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小说网提供短暂卻望的锈惑最快更新无删节阅读
邂逅小说网
邂逅小说网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门烺荡 邪卻之皇 无限后宮 天地之间 情栬搜神 琳海雪源 滛龙出穴 禁忌之血 遗愿清单 不纶亲情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邂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短暂卻望的锈惑  作者:吕志强 书号:53361  时间:2022/3/28  字数:6378 
上一章   ‮2彩栬‬    下一章 ( → )
虽然我的文凭不高,斗大的字也不认识几个,但我公司的职员个个都是顶哇哇的。他们有的是学校里的标兵,有的是什么大赛的金奖得主。反正他们都有艰苦学业的历史。

  当然,也有社会认同的高等学历。就公司的发展而言,他们的工作也是非常出色的。

  但管好他们,我没有决窍,只知道在我赚钱的同时也能让他们都挣到钱。这就是利益共同化。我知道我的能力,所以我可以放手放脚,不去自讨笑话。

  所以也就给了他们更多自由的空间,一句话,就是有利益就成。如果没有利益,或者说哪个职员没有干好自己的本份,我便会毫不留情地将之扫地出门。

  而公司的女人除了张燕,还有很多的优秀者,她们是这个时代的娇子。不论是在业务上,还是在策划上,她们都大有帼国英雄的风姿,我不得不佩服。

  晚上,我将张燕带回了我的别墅。她显得很高兴,还特意地换上了一件高档的服饰,打扮得非常感。

  自从筱雅来到了我的公司,我就一直对其它的女人少了一份兴致,包括张燕。

  但是,除了工作的生活确实需要有鲜活的东西来填补。张燕不明白我的心思,当然我也不会主动的吐出来。

  我们看了一会儿电视,她觉得无聊,而我更甚。是啊!那些花花绿绿的青春年少就怎么从我的身边溜走了呢,它们甚至连招呼也没有给我打一个。

  对着镜子,我知道我脸上的皱纹已经有了一定的深度。走路的蹒跚告诉我,我的肚子凸出来了。张燕拿出一副跳棋,这个简单,我会。我也不客气,走出了第一步,并眯起眼望着她。

  她很顽皮,也很雅气,从脸庞上是这样反应的。偌大的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很空,很寂寥的空气里有一丝丝的霉味。

  我的鼻子嗅到了这霉味的尾巴,很让人郁闷。张燕似乎也体察到了这一点,她拿起身旁的遥控板,优雅的一按,一股优扬的音乐便袅袅地窜了出来。

  曲子里的音乐很柔很柔,听张燕说,那是世界名曲。名字很怪,很难记住。

  但非常中听,有些茉莉花的软酥,也有二泉映月般的沉静。我猜想,这大概就是贝多芬的月光曲吧,但我不能肯定,因为对音乐我确实是外行。

  如果说这样的气氛要是换成了艺术家,那肯定是别有一番韵味的。但是在我的身上,我永远也造不出那种浪漫的气息。

  跳棋下到一半,我就开始眉头深锁了。张燕心有余力。便主动地端来了红酒。我小啜了一口,依然思索着我的出路。我一定要先行到达终点,但是目前我的情况非常不利。前面的桥断了,我事先没有铺上。

  但小燕子却飞得很快,她的翅膀已越过了万重岭山,离终点只在咫尺之遥。她的笑容明显包不住,但她在忍,这种笑在此时对我就意味着一种尴尬。

  最后任我百般折腾,但还是给缴械投降了。为了惩罚我,张燕故意让我喝了几杯带颜色的烈酒。

  酒是催情的圣物,在酒的催鼓下,男人会表现得更加像男人。我浑身已经有了一些动,加上张燕的不时挑逗,我的身体在雄起,信心在加强。

  我迷糊中还是看见了一张脸,但已不是张燕,而是筱雅。我看见了筱雅领口下的白,我将手由领口慢慢地伸下去,那是一片软绵的天地。

  这令我异常地激动,我的手开始游离,并在不停地撕扯,一张一张的一条一条的彩云在我的眼前落下,剩下一尊白玉般的神灵。

  我无力而发地匍匐在神坻的脚下,亲吻她的脚踝,亲吻她全身的肌肤。我的身体包括我的所有都瘫化了,它们化成了一缕缕的清水,朝不遥远的地方潺潺而

  我的心是狂的,因为我触摸到了我自己塑造的神灵。我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她,包括灵魂。

  神灵仿佛也明白我的心意,她将我的情幻化成了万千的柔肠,裹着我,使我好像又进入到了母亲的胎盘里,浑身都有洋溢着温暖与安全。

  当醒来了时候,我并没看见那椭圆形的脸蛋儿。躺在我怀里的是甜甜的张燕,我轻轻地顺开她搂着我的玉臂。用拳头拍击着自己的脑袋,我要将开始的那一切梦境再重新组合一次。

  她太美了,美得让我在想起它的某个小小的细节时,都有不免有心澎的伏,我点起了一枝烟,深深地了一口,烟雾中由我的指嘴角钻出来。

  我躲在烟雾里,不怀好意地窥视着梦里的仙境。烟的燥辣使睡的张燕咳起来,那张甜甜的脸面儿不由扭成了一苦冬瓜。

  我赶紧息了烟,叹出一口浓浓的长气,复又躺下身。将自己的头埋向那浑圆的浮沟里,也许那儿才真的是一个舒的窝吧。

  其实张燕早就就知道我喜欢筱雅,但她一直装得很平静。对于我,她也许并没有那么过多地放在心上。

  也像我说她一样,她也许只把我当成了一件工具,抑或是一个有用的机器。

  我问她,小燕子,你就这样跟着我,一没名份,二没多少好处,你到底图得是哪样?这时,她的媚态就会涌上来,娇声地说,图你这个人嘛,你有魄力,有男人魅力。

  而且在你的身上还有别的男人所不具备的沧桑,我喜欢这种味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要和我结婚?我想试控她的究竟,对她这样的女人,多了解一点儿是有好处的。纵然不是那么容易。这一次她的笑有些狡诘,甚至说是有一些诡诈。想啊,怎么不想,连做梦我都在想呢?可我是什么角色,一个黄丫头,一个小小的职员,门不当户不对的。我怕我配不上你。她这样一说,不好意思的反而是我,门不当户不对,别人是什么人?她自小生长在城里,娇生惯养的,是父母的心头

  而我是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农民,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我有什么,除了钱以外,我的身体到都淌着低俗的血

  我没有良好的外表,犹如是一片荒野里的杂芜品种。况且我的品质也让人呕心,我不是不知道,为了钱,为了利益,我可以出卖朋友,以至于我身边的除了职员就是一些见钱眼开或另有目是的女人,我抛弃掉了原来的女人,我喜新厌旧,我没有良心。再说,我也没有思想。我想不到很多高深的问题。我不知道烟柳画桥,水人家的竟境,不知道爱情的萌芽,灿烂而清香。这些不是我的特长。我只需要,发。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发的,我只这么想。

  所以,对于女人,除了睡觉上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其它的享受与娱乐。正因为我的陋,所以我话得很单纯。想要什么,我就会去追求什么。

  小燕子确实没有想过要永远着我,或者嫁给我。在一次谈判中,我偶然发现她与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关系非常暧昧。

  并不是特意跟踪她,而是巧合。我开车回家,路过一片路边公园,公园里有一排排的条凳。条凳上坐着双双的情侣。这天的天气不错,风和丽,空气也不很清新。

  我从车窗里欣赏着城市的风景,加上堵车,我就多停了一会儿。这座城市的富人很多,而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颗而已,要真正比起来,与那些所谓的大集团还是有一些的距离。

  所以在财富上,我并没有多大的底气。要说底气的话,只能说我的独特经历与发家曲折。

  我看见了绿色的草坪,黄的花儿,还有比较葳蕤的树叶。一幢幢的摩天大厦瓜分了所有的天空,并残忍而又巧妙地将碧蓝的天际割成了一块块不规则的田状形。

  我环顾四周,人群依然熙熙攘攘。他们的脚步组成了一片动的海洋。海洋的花躁动着,息着,仿佛在狂放地吼叫着一首奔腾的摇滚音乐。

  我知道脚步的茫然,也知道脚步在活动的意义。以前,我可以赤着脚穿遍山路,将万峦峰顶完全踩在我的脚下。

  这时的我有快,很莫明的但却舒畅无比的感觉之灵。但是现在,我的脚步变得异常的金贵了。

  偶尔的一次散步倒成了天大的足与向往。而自己则真的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车在能缓慢地学着蜗牛的爬行。

  车窗的镜框里印现出一对对青年男女。他们相拥而坐,窃窃私语。即使我离他们很远,但我也可以嗅到他们身上散发出的甜馨味儿。而张燕的背影就是在这些相拥中发现的。

  我有些不相信,虽然我不在乎这个,但我的好奇心驱使着我将车开进了附近的一个车库。我下了车,脚步有些匆忙地向她们行去。在起步的时候,我无意地将车门狠狠地甩上了。

  我不知道我的这丝狠气来自于何方,我的确有一些激动,更准确地说,是冲动。在步子匆匆的过程中,我甚至有一些欣喜的气息儿,这使我又想起了一个无稽的台词,叫捉

  很可笑,但它在我的脑海里却真的存在。离他们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来越仄。

  但我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并将一颗怦怦跳的心极力地压制了下来。波涛汹涌正在向着平静靠拢,它们的步履悠长而烂漫,我极力地忍下来,极力地让自己保持平静。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我有过放弃的念头。为什么我要去管她呢?为什么我一定要去看个究竟呢?难道我就真的不可以将这些好奇给抛掉吗?我可以的,我知道。

  对于女人,正像刘玄德所说,真的是衣裳,一件坏了,可以再做一件。而张燕也许就是我一件最华丽的衣裳,我希望好好地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所以我的脚步带着我的眼睛在接近她,很近了。我也看见了。她确实是张燕。脸上的甜笑,我非常熟悉。只不过她躺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男人的手掌妩着她的脸蛋。

  她们很温情,也组成了一幅美妙的城市风景。

  “年轻人的生活。”我在叹气的同时也很向往这种感觉。本来我是想过去的,我计划用我的手掌与吼叫来唤醒她们。可是,我真的不忍心。况且我的心里也有一点特殊的莫明情愫萌生出来。

  这一点感觉仿佛使我回到了和兰离开时的味道。对,好像是甩掉了一个包袱,而且这个包袱还有一些棘手。

  我默默地离开了,脚步有些沉重,看起来也更加的蹒跚。我又掏出了一枝烟,点上,让浓浓的烟雾笼罩着我。

  我真的很想借着这股燥味将自己完全淹没,那样我就不必再去考虑这些无谓的事情。张燕还是和以前一样,经常来我的办公室‮情调‬,而我也将那天所看见的在逐渐的忘却。

  加之对筱雅的感觉越来越深,对小燕子的一切,我都开始有意无意的冷却下来。为了证明我对她的爱护,我升了她的职…副总经理。而秘书一职开始由筱雅一人承担。

  张燕对这一举动没有太多的欢喜,只嘻嘻地对我说,吴总,那以后我要见你呢?我勾勾她的小鼻梁,微笑着回答她,见我很容易,我这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

  她斜倚过来,神色中的诡皮再此显现,吴总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好奇地凑过去,说想什么?并眯起眼睛盯着她,这是我的招牌动作。

  我倒要看看她对我了解多少。你啊!就是不老实。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男人呢,都这样。就像馋猫一样,见不得半点的腥气。

  我装着不明白,猫?猫可是只吃鱼啊!而我像猫吗?她不以为然,自顾自地摆弄着手机上的链铃,弄出一些有点清脆的响声。

  张燕升了职,离我却远了距离。况且她现在要处理的事物更加的复杂,来和我私混的时间就大大的缩小了。

  这些日子我很空虚,生活中仿佛少了一个影子。在原来,我是想象不到这种情况的,我一直以为,张燕的离去不会对我造成丝毫的影响。可如今一看,我错了。她对我其实很重要,只是偶尔的不见她,我都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受。但是,无论怎样。对于小燕子,有一种感觉我至始至终也没有找到。慢慢的,我将我的触角伸向了我梦中的天堂。那儿的气息一直让我颤栗。

  公司的生意一片繁荣,这为我请筱雅吃饭有了足够的借口。筱雅开始很推辞,但是我以奖励为名,她就无话可说了。

  她亭亭玉立,出落大方加之脱俗。我真想用荷花的清香来喻示她,甚至于说是百合的修长更为形象一些。

  我说,筱雅,来我公司习惯吗?她点点头,依然不羞涩的红晕。习惯,公司对我好的。

  我迫不及待加了一句,那我呢?我对你怎么样?我也仔细地等待着她的回答,这一点对我很重要。

  她稍稍迟疑了一下,很优雅地说,吴总,你怎么问这个。你对我,真的太好了。简直就像我的叔叔一样。听她这么一说,一口茶水差点由我嘴里出来。

  但我得保持镇定,不能坏了我的身份,只好说,那就好、那就好,但到底是好什么,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我在含浑其词枉我心而已。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话并不是很多。应该说我们不是同一时代的人,她属于年轻的新一代,而我则属于老厚茧之类的人物。

  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哪怕我真的为此而失去一些东西。我又问她,筱雅,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她的话更简洁,当然。

  反正都是无话找话,我有这个经验,冷场毕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你们家里人都好吗?“家里人?远呢,他们都在农村。”筱雅又埋下了头。一听她家也是农村的,这一丝亲切感就更甚了。

  “哦,你家也是农村的,那咱们可谓是同道中人,都是泥土里的子孙。”“我哪能和你比啊,你可是大老板,我们只不过是打工的。”

  “不能这样说,无论我是再大的老板,我也还是个农民。从泥土里钻出来的人更知道生活的艰辛,还有别人对我们的岐视。”“吴总,你、你也被人岐视过?”我笑了笑。

  “那当然,岐视呢,还是小的,最多只能说是受点心灵的伤害。但是,要是那些城里的小混混看不顺眼你,狠狠地揍你一顿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你还挨过打?”“不相信?”“不相信。”“唉,往事不堪回首,挨打挨骂何其小啊?”

  筱雅很懂事,知道往日的伤疤不休提,她也不问我家里的事,大概这些在她的同事之间都已传开了,所以这些不是我的秘密。

  她只说,吴总,你今年多大了啦?你说呢?我故意不答她。她说不知道。我让她猜。她说她猜不出。我很高兴,我们能有这样的对话,我认为这必将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头。

  对于这样的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她真的让我魂牵梦绕。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无法刻制自己心中的那份冲动。

  这里面的万分有很多我坦诚地说,就是的膨。我无法明白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小姑娘产生这么大的意念。我的年纪已经不再年轻。在我和小燕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往往都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很明显,我足不了小燕子的望。而筱雅与小燕子不同之处在于,她很清纯。她就完全像一个还不谙世事的丫头,我在想象她的身体肯定也是冰清玉洁的。

  筱雅对我明显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她对我的只是一种对上司的尊敬。在吃饭的时候,她总是很安静。微小的嘴儿轻轻地动着,有着万般的妩媚自然地生成出来。

  她的每一举动简直是人极了。我对筱雅说,你男朋友对你好吗?她笑了一笑,你怎么问这个?我说我关心关心你嘛!她埋下头,好似叹出了一口长气,半响才说,他对我好的,他是我大学的同学。哦!我点点头。顺势喝了一口茶,在内心的深处。我此时正在比较。我在和一个遥远的但又近在眼前的人做比较。

  我知道在有些方面我永远落后于别人,追是追不上的。唯一的就是用我的优点去弥补,可是我也很难找出我自己特别好的地方来。  WwW.xiEhouXs.coM 
上一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一章 ( → )
短暂卻望的锈惑免费章节来自互联网,邂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吕志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吕志强并阅读短暂卻望的锈惑最新章节,读短暂卻望的锈惑最新章节就到邂逅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短暂卻望的锈惑的最新章节,努力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