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小说网提供短暂卻望的锈惑最快更新无删节阅读
邂逅小说网
邂逅小说网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好看的小说 豪门烺荡 邪卻之皇 无限后宮 天地之间 情栬搜神 琳海雪源 滛龙出穴 禁忌之血 遗愿清单 不纶亲情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邂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短暂卻望的锈惑  作者:吕志强 书号:53361  时间:2022/3/28  字数:6513 
上一章   ‮2福幸‬    下一章 ( → )
浩东嘴里答应着,还把她拉到了电脑边,指着几张冬日的雪景说:“你看,这图多美啊!特别是上面的小茅屋,冒着淡淡的炊烟,好温馨啊!”他接连翻了好几张这样的图片对她说:“我喜欢这样宁静的生活,要不咱们以后就去这样的地方生活好不好?”

  “不好,这地方太冷了。”邹霞呵呵地笑起来,将睡衣扔给他。浩东不以为然“冷没事啊,我可以去打柴回来取暖的,保证让你暖暖和和的。”

  “哎,别光说,去洗澡哦!”她连拉带扯地将他送进了浴室。浩东进浴室后,她才收拾起七八糟的屋子。

  桌上也满是散落的纸片,鞋袜衣也给丢了一屋都是。她边收拾地上的纸边问浩东:“你在干嘛?这纸怎么到处都是?”

  “我不觉得啊,以前天天也都是这样的。”浩东接着又说:“可能是设计稿吧,被风吹下去了。”

  “设计稿?你设计什么啊?”“我帮你做衣服,别人的手艺太差。”邹霞不由笑起来:“你会做衣服?鬼才相信呢?”

  等收拾得差不多了,浩东也出来了。她便又说:“今晚陪我出去走走吧!”“到哪儿去啊?”“随便走走啊,我们很久也没有在一起逛街了。”

  邹霞着他的胳膊,很期望地说。没想到浩东还是摇摇头“要去你去吧,出去也真的是没什么意思啊!”邹霞嘟起了嘴“去嘛,就逛逛而已。”在邹霞的面前,浩东的心肠也总是很软。

  “好吧,我陪你去。不过,是真的没什么意思啊!”他还是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邹霞见他答应了,很高兴。便开始梳妆打扮,自己整理完了,又来帮浩东。

  浩东说:“你这是干嘛?不就是逛街吗?穿睡衣也可以的啊!”邹霞也不管他同不同意,便给他套上了家里最好的衣服。

  一起出去走到大街上,邹霞还是很高兴的。他们一起去吃烤串,一起去逛公园,因为浩东不喜欢逛商店。

  在清幽的公园里,不时有小娃娃踩着旱冰鞋从他们身边驶过。邹霞便对浩东说:“咱们要是有小孩就好了。”

  “小孩?”浩东看着她,一股怜惜油然生起。在平时里,他不说,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确实也不能给她很多的东西。

  这时候,静下来想一想,他真的感觉到很愧疚。在淡淡的灯光下,他托起了她的脸庞,对她说:“小霞,对不起。我,我是不是很无能?”

  “不。”邹霞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用很轻快的语气说:“今晚的空气多美啊!我现在真的很幸福!”

  她握住那双修长的手,心里想着他们真的可以一直在人生这条道路上走到心头。只是此时的浩东仿佛有了心事,看着公园里的湖面漾,他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心底里他则更加的爱她。即使他没有能力给她物质上的一切,但是他却可以给她一颗完整的心。对钟涛的那点好感在浩东的甜蜜中,邹霞也完全沉浸在了浩东的光华里。

  虽然他看起来依然还不是一个出色的男人。可是在工作与生活中,钟涛则明显加快了对邹霞光的步伐。

  从他那火热的眼神中,每一个人也都可以看得出来,他对邹霞已经有一些的痴恋了。每天晚上,他都会想方设法地以各种理由请邹霞吃饭,然后开车送她回家。

  可每一次邹霞也都是走回去的。而他则悄悄地跟在了后面,他狂热地爱上了这个女人。每当听到那幢小屋里飘出邹霞与浩东的笑声时,他的心也总是撕裂般的疼痛。

  再就是从眼神里飘出来的那份怨毒,那丝儿怨气就仿佛是混杂在浓雾中的素气,隐藏在了深深的谷底。

  罗娟又找到了邹霞,她有些神秘地说:“你行啊,是不是把他搞定了?”“你说谁啊?”邹霞故意不知所云,现在公司里,钟涛对她的好,谁都知道。

  但是,她对钟涛除了对上司的尊敬以外,也就只是有一些抬爱和感激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现在她可真的再也没有想过。

  “还有谁?”罗娟说:“就是钟涛呗!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不过要是能搞到手的话。也只会是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邹霞无奈地摇摇头:“说到哪儿去了,我是那样的人么?况且,我有浩东,对此,我足够了。”罗娟一听浩东,就连连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浩东这人,你还把他看得跟一个宝贝似的。他又好,又没出息。像这样的男人,要是你以后真的嫁了他,我看可有你受的哦!”“这也许就是命吧,谁让我遇到他了呢?”语气中虽然很无奈,但邹霞在说话的时候却是带着微笑的。“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这可是个秘密。”罗娟又凑了过来。

  “什么呀?”邹霞感到很好笑“你说吧。”罗娟又凑上前来说:“你知道钟涛的爱人吗?”邹霞点点头。罗娟又说:“她现在在疯人院呢!”这倒是出乎于邹霞的预料,原来钟涛也有这样的酸事儿,难怪他对他的爱人也总是三缄其口呢!这时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钟涛那幅风度翩翩但又十分忧郁的面孔来。

  从内心里,她对他又多了一份同情与怜惜。这天晚上,钟涛又请邹霞去吃晚饭。邹霞没有再推辞。在餐厅,钟涛对邹霞说:“小霞,你对我的感觉怎么样?”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就是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很好啊!”邹霞实话实说。

  “阿涛,你总是请我吃饭,我都不好意思了。要不你以后多给我安排一点工作吧!”钟涛微笑着摇头“那儿啊,一个人也是吃,两个人也是吃,多个人吃饭感觉气氛好,我喜欢这种感觉。”他的表现永远也都是一幅儒家的样子,邹霞在心里也不仅暗暗赞叹。

  她想,要是她的生活中没有浩东的话,他也许会是她最好的选择。钟涛要送她回家,这一次她也没有推却。因为她知道,即使是浩东看见了,依他的性格,也不会发生什么的。

  可是,钟涛却没有将车开往邹霞的家,而是驶进了一痤小区,钟涛说:“反正还早,去看看我的家吧!”邹霞虽然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反对。只是任他将车停在了小区的车库里。

  这是一座花园小区,是富有人士们的居所。

  邹霞也曾梦想过,自己要是能有这么一套房子,自己也就足了。到了钟涛的家,一开门,屋内的奢侈让邹霞呆了一呆。她不停地赞叹房子的漂亮,等钟涛为她递上茶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冒失。

  一个人跑到这儿来,而且还是晚上,孤男寡女。柔柔的灯光在家具与墙壁上,使这儿的一切就犹如沐浴着一种柔情。

  钟涛也不知在忙什么,除给了她一杯茶之后,整个偌大的屋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她感到了恐惧。平时钟涛也是一个人住在这个屋子里,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她想她应该告辞了,这屋子虽然漂亮,但还是没有自己的小窝让人来得自在。毕竟那儿才是自己的家。钟涛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一瓶红酒,神情有一些严肃。

  他倒了一杯给邹霞,自己的那一杯则一仰而尽。接着他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又是一仰而尽了。

  邹霞从来也没有见过他这样喝酒,便劝他慢慢喝。可是钟涛并没有停,而是抱起了瓶子干了起来。一瓶酒下肚了,他的脸色变得有一些难看。

  邹霞不知如何是好,她想劝,而此时,她更想的则是离开这儿。满面通红的钟涛也不言声,一股坐到了沙发上。邹霞也坐了过去,对他说:“阿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言语中还满是关切。她想去拿桌子上的水果,而此时的钟涛却像一头猛兽一样将她攥在了手里。

  他这一突然的举动,使邹霞措手不及。那双平时里温柔的眼睛此时也就像是两团火球。

  邹霞惊呆了,她失去了一时的挣扎与喊叫的本能。也就在这个空档,钟涛凑了过去,满是酒气嘴沾上了她的面颊。邹霞也反应了过来,使劲儿地想挣开他的手,她开始大声地呼喊。可是这儿没人能听见她的声音,因为屋子里钟涛放了音乐。

  她的衣服也被撕开了,继而是你裙。她的头发凌乱,而此时的她更像是一头母狮,撕扯咬闹。

  她死死地护住了自己的最后底线,并狠狠地咬了一口钟涛的手腕。钟涛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放开了她。邹霞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赶紧跳到了门前,可是门打不开。她又跑到了窗户边,也打不开。而此时的钟涛已安然地坐在了沙发上,点上了一枝烟,悠然地欣赏着这只受惊的小可怜。

  他就像是在欣赏一件杰作一样,时而眯起了眼睛,时而摇摇头。等邹霞停下来的时候,他才说:“你出不去的,我不会让你出去。”而邹霞也开始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她很愤怒。

  再看看自己的形象,又很羞。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烟在烟灰缸里燃了一会儿,熄灭了。钟涛站了起来,走到邹霞的旁边。邹霞忙躲开了他。

  “我很可怕吗?不,不,不,我不可怕。”钟涛似乎是自言自语“你过来,只要你听话,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听话。”

  邹霞很恐惧,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拿起身旁的凳子,握在了手上。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虽然声音很大,但是很明显是有一些哭音了。可钟涛并不听她的,反而是出了一幅笑容说:“不要怕我,我真的是喜欢你。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儿平静,浪漫,没有争斗。只有我们两个人。”

  “不,我不会去的。”说完邹霞便狠狠地将凳子砸了过去。凳子落到了地上,没有一点儿的损失。也没有砸到他。

  他很恼怒“我好好地跟你说话,你却要砸我?”说完他便快步地赶上前去捉住了她,毕竟邹霞是女人,加上心里也特别的恐惧。

  此时的她多想有浩东啊,可是浩东呢,他在哪儿?她快速地捡起了地上落下的手机,拔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可就是这一犹豫,号码没有拔出去,人却被抓住了。这一次钟涛没有松手,他用出了一个男人全部的力气将一个弱小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他将邹霞扔到了头,将她剥得一丝不挂,并堵上了她的嘴。他用鼻子凑过去闻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然后眯起眼睛摇摇头。

  “真美。真美!”他不停地赞叹着,而邹霞除了不停地流泪,就是深深的怨恨从那双眸子里出来。

  她不能叫,也不能动,现在的一切对她来说只有听天由命了。但她还是挣扎着,虽然这就像是火锅里的泥鳅,只能是暂时的跳跳而已。

  等她不再动弹了,钟涛才撕下封口的胶布。她不再骂了,而是说:“求求你,放过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我也不知道。”钟涛精神有了一些反常,他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一会儿,他又拿出了一瓶酒,还是拿出了两个杯子,一杯给邹霞。她不能喝,他就将它倒在她光洁的肌体上,红色的酒顺着她的肌肤到了地毯上,慢慢地融入了。

  不过,她现在也确实是一只羔羊。她不再闹,紧紧地闭着嘴,并等待着任何风暴的来临。

  一杯杯往下灌酒的钟涛,离着那双眼睛说:“你真的很美,在我见到过的女孩中,你是唯一让我动心的一个。可是我不会强暴你,我不会。”他又喝下了一杯“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很想进入你的身体,可是那不是强行的,我需要的是两厢情愿的娱。

  你愿意吗?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按捺不住心头怒火的邹霞一口啖吐到了他的身上,大声吼道:“

  你是个小人,算我瞎了眼。你是个畜生,知道吗?我永远也不会与你合作的。”钟涛拭掉了身上的口水,哈哈大笑:“你们都很傻,知道吗?要是我真的想要获取你的感情,我可以的,我相信我自己有这个魅力。可是我不想了,我好累。而且我比较喜欢现在的这种方式。”他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走到了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瓶。

  将小瓶里的黄粉状物倒进了酒瓶里,摇了一摇,再倒在杯子里。他端着依旧一样单调色彩的酒,久久地凝视着。终于,他轻轻地啜了一小口,表情也一下子变得很坦然。

  “我从站也就很听话。”他又说:“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要干坏事,你知道吗?我的梦想是做一名剑客,扶善除恶。

  可是,后来,我遇到了我子,她完全改变了我。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嫁给我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我家的财产。但是她家其它比我家更有钱。而我不喜欢这一切,我离开我家分司以后,这女人便利用自己的姿勾上了我的父亲,密谋害死了我的妈妈。

  在我的生活中,妈妈代表了一切,可是她最后的遗言竟然是要让我远走高飞。

  这还没完,还是这个女人,我那糊涂的老父亲也永远睡着了,而且临死时竟然将财产全部留给了她。”他一仰脖子,将整杯酒了下去。

  “梦想中的女人应该是天使般的纯洁与善良,就像我的妈妈。而也正是我对妈妈的那份爱,我偷偷地联络到了一切可以联络到的人,用上了一切可以用的手段。

  夺回了本应该属于我的财产。对于那个女人,我要的不是她死,而是让她比死更加痛苦地活着。

  这样我的心里也才能得到一点点的足。你知道吗?我会每个星期都会去看她,看着她慢慢地变成一具行尸走

  我心里的好种痛快,是前所未有的。”另一杯酒也快喝完了,他趔趔趄趄地站起来“你看,我现在什么都有,房子,车子,还有用不完的钱。

  可是,一天一天,我却感觉自己什么也没有,这个世界已经不再让我留恋了。许多的东西是钱买不来的,包括幸福。每当我一看到别人有幸福,我的心里也就会更加的痛苦。

  我不明白,我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差,可是我为什么离幸福那么远?那些痛苦的霾永远也就笼罩在了我的身上,驱之不散。”邹霞静静地听着,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仿佛从这些语言里看到了一点什么,却似乎什么也没有。钟涛接着又说:“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可是这个世界本来也就不公平。

  你是我这些年来唯一动心的女人,虽然我也不相信天堂与地狱,但是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上路。”说到这儿,他人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他走进厨房打打了煤气,浓浓的煤气慢慢地散在了整个屋子。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邹霞的身边,吻了她一下。然后身回厨房点燃了煤气。火慢慢地将他淹没了,煤气很快也就发生了爆炸。邹霞也被缓缓地卷进了火海中。

  她只是感到一阵闷热的窒息,人便失去了知觉。当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只感到浑身的麻木。连眼睛也都是麻木的。

  她看见浩东,她想说点什么,可嘴张不开。浩东满面的泪水,握着满厚厚纱布的手。

  见她睁眼了,便急速地叫来了医生。医生说,算她命大,而屋子里的另外一个早已烧得面目全非了。她能活下来,已属万幸。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邹霞的身上却再也没有一块好

  随着伤缓缓的好转,浩东也对她说:“小霞,瞧,我为你设计的衣服。”他拿起一件他自己做的衣服,在自己的身上比划起来说:“你快点好起来,你穿上肯定会很漂亮的。”邹霞也只是点头,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要一张嘴,眼泪也就会先下来。

  为了尽量地治好邹霞的伤,浩东甚至于卖掉了老家的房子,电脑也被卖掉了。他每天东奔西跑地去借钱,哪怕是高利,他也毫不犹豫。就这样,邹霞在浩东的爱里活了下来。

  许多年以后,人们去一处僻远的小山村里旅游,总是会看到茫茫雪原上有一座木房子,房子里住快乐的一家子人。

  男主人黑黝黝的面庞,一闲下来的时候总会看到他在劈柴禾。而女主人虽然上了一些年纪,从背后看,她依然还是一位很有丰韵的女人。

  只是她的脸,还有能从手上的皮肤上看,都有被烧伤所留下的印迹。只是这个女人还是很爱笑,那朗的笑声总能将她与善良与慈爱联系到一起。  WwW.XiEhouXs.coM 
上一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一章 ( → )
短暂卻望的锈惑免费章节来自互联网,邂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吕志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吕志强并阅读短暂卻望的锈惑最新章节,读短暂卻望的锈惑最新章节就到邂逅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短暂卻望的锈惑的最新章节,努力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